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电力网

火电

正文

中国工程院院士倪维斗:煤电须做到"外三"水平

导读: 中国工业化正处于重工业化“爬坡”阶段,也是碳排放的上升期。面临国际上对我国排放峰值出现时间和绝对值的要求,未来我国在碳减排上仍将处于被动状态。实现我国经济社会低碳发展,能源的科学有序使用是前提,而能源的核心问题是煤。

   倪维斗清华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工程院院士。长期从事热力涡轮机系统和热动力系统动态学方面的研究。曾获国家教委、电力部科技进步一、二等奖,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国家级优秀教学成果二等奖。近十年来,倪维斗院士致力于研究我国能源的可持续发展和节能问题,承担若干个国家级能源战略研究课题。他提出了以煤气化为核心的多联产战略是解决未来经济、环境和能源可持续发展的必然出路的观点,并在国内外大力倡导多联产战略的研究和实施,以及醇醚替代燃料在国内的应用研究。

  “低碳经济的道路最后必须落实到煤的清洁利用上”

  记者:您认为我国 “能源变革”应该包括哪些内涵?

  倪维斗:需要做好4件事。第一,煤炭多联产现代化协同利用。煤炭今后仍是我国能源的主力,应一次通过方式实现电力、液体燃料、化工产品、供热、合成气等联产,以综合解决能源总量需求、液体燃料短缺和燃煤污染等有关问题。在技术上使其具有良好继承性和可行性,以及经济效益与环境效益,这对中国乃至世界都有非常重要的战略意义。第二,严控能源生产和消费总量势在必行。总量控制不会妨碍社会发展,反倒能真正培植和拉动内需。政府应当严格下达总能耗指标,只有这样才会加速自主科技创新、掌握关键技术和加强国际竞争力,建立节约型的、生态文明的社会。第三,合理发展与应用可再生能源。只考虑可再生能源大基地、大容量、集中输出的方针似有偏颇,而应根据技术经济约束条件,把就地消纳、分散使用作为我国风电的发展和使用方向。比较而言,农村更适宜发展可再生能源,希望国家给予补贴政策贯彻效率原则。政策实施要依靠竞争和比较机制。电网企业应得收入需予以保障。可再生能源的利用一定要努力考虑和其它能源协同,例如风电和网电、风电和煤化工等。第四,对天然气要更加大力的开发与应用。人们往往把天然气单纯作为一种低碳、低污染燃料,直接用  于供暖、蒸汽系统发电,而忽视了其具有更大能值或称之为更大潜力温度燃料的特点,即无需通过金属管道换热,可直接把工质加热到1700℃或更高,可提供更高效率的热功转换。

  记者:您很强调煤炭的清洁高效利用。

  倪维斗:社会节能、总量控制、发展可再生能源都是实现低碳经济的道路,但最后必须落实到煤的清洁利用上。煤的清洁利用也属于清洁能源。煤炭现在是、将来(直到2050年或更晚)依然是我国能源的主力。这是中国能源禀赋国情决定的。

  最近几年,我国依靠提高燃煤发电效率每年都能减排二氧化碳几千万吨。经过科学研究把温度和压力再提高,优化运行,中国的燃煤发电率还有潜力可挖,所以,低碳经济必须落实到煤的清洁利用上。

  记者:不过如果中国发生和美国一样的页岩气革命的话,那又是一番景象。

  倪维斗:要看你到底产生多少页岩气。中石化、中石油、中海油都在做,但是目前来看,还有距离,美国也不是一年两年来做成的,是多年来做成的。我们页岩气的储量和美国相当,但是地质复层的条件要比美国复杂,要更深一点,地块更破裂一点,不像美国的连块。短期内,五六年以内,我国不太可能发生页岩气革命。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OFweek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X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