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电力网

核电

正文

内陆核电倒计时 聚焦内陆核电重启难点

导读: 一直以来,核电厂址都是一种稀缺资源。尤其是沿海核电选址,经过多年的开发及当前阶段沿海核电项目的开工建设,其稀缺性愈发明显。因此,各大核电公司将核电选址的目光转向内陆。

  近日,国家发改委委托中国工程院对中国内陆核电站厂址进行了调研,论证在安全性上是否符合开工建设的条件,此举被认为是内陆核电放行的前奏。其中,湖南桃花江、湖北咸宁和江西彭泽这三大内陆核电项目,或成为第一批启动的内陆核电站。

  一直以来,核电厂址都是一种稀缺资源。尤其是沿海核电选址,经过多年的开发及当前阶段沿海核电项目的开工建设,其稀缺性愈发明显。因此,各大核电公司将核电选址的目光转向内陆。

  值得一提的是,内陆核电能否启动的最大难点不在建设的“硬指标”,而是取决于公众能否接受这一“硬条件”。

  内陆核电进入倒计时

  中国目前所有的商运核电站都建设在沿海地区。从最南端的海南核电站,到最北端的红沿河核电站,中间的大亚湾、阳江、福清、台山、宁德、秦山、田湾、海阳等核电站无一例外,全部临海而建。

  中国工程院院士、辐射防护和环境保护专家潘自强曾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国东部沿海地区由于经济起步早、发展速度快,对电力有着更为旺盛的需求,核电设施就地兴建,有利于减少电力长距离传输过程中的损耗。

  此外,核电站发电过程中,大量的能量会以热能的形式排放,需要足够的冷却水来载带。取之不尽的海水,也为水冷却带来便捷,加之核电站所需的大件设备更适合海运运输,最终形成了我国核电站分布于沿海地区的格局。

  但是,由于核电站对于地质等外部条件的要求近乎严苛,沿海适合新建的厂址越来越少;加之内陆电力需求的增加,内陆建站似乎不可避免。

  从事水利能源相关工作的袁彪(化名)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有消息称,2011年日本福岛核事故之前,我国湘(桃花江)、鄂(咸宁)、赣(彭泽)三地均有意上马核电站,三家前期投入约一百亿元人民币。谁料日本福岛核事故的发生让所有核电项目暂告停滞,“‘十二五’期间不会批准建设”。

  袁彪认为,项目搁置带来大量设备闲置、操作员培训费用和利息等资金压力,如仍不能“开工”,投资方以后的损失会更大。“如果拖得太久,会流失大量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人才队伍,这恐怕是最致命的。”袁彪说。

  随着“十三五”的临近,加上核电高层的频繁发声,内陆核电开闸重启的脚步似乎渐行渐近。

  事实上,以湖南桃花江核电项目为代表的内陆核电,当地政府的支持力度很大。2014年两会期间该项目曾作为湖南代表团1号提案提出来,今年两会期间相关政要也是四处游说,寻求支持。此后一度传出桃花江项目开工的传闻。袁彪认为,这其实主要是宣传造势作用,以增加“开工”的筹码。

  注册核安全工程师张晓华认为,在休整几年过后重启核电建设,既能够安抚行业情绪、不让之前的投资打水漂,又有利于能源结构的调整和行业的健康发展,不至于出现技术断层和倒退。而随着第三代技术得到充分的验证和发展,根据实际的能源需求考虑是否上马内陆核电,“是一个很好的决定”。

  “中国当前的能源背景,决定了中国将成为核电大国。”中国核学会辐射防护分会常务理事、北京大学物理学院副教授郭秋菊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任何东西都是双刃剑,无论你喜不喜欢它,从它能提供稳定能源的方面看,就今天来说我们还没有更好的选择。

  “一座百万千瓦电功率的核电厂和燃煤电厂相比,每年可以减少二氧化碳排放600多万吨。”潘自强在其与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姜子英合撰的《核电不可忽视的低碳价值》一文中指出,核电链对公众产生的辐射照射约为煤电链的2%、温室气体排放约为煤电链的1%,因此,加快发展核电还是减少我国环境污染和温室气体排放的现实有效途径。

  反对的声音从未停息

  实际上,要不要在内陆上马核电项目,不同的声音一直存在。在反对者阵营中,不乏具有较高影响力的学者,有着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身份的王亦楠是其中之一。

  早在2014年上半年,王亦楠就以《内陆核电不适合我国国情》一文旗帜鲜明地反对我国内陆核电建设,引发巨大关注。3月9日,王亦楠与中国科学院院士,第八、第九届全国政协委员何祚庥在《人民日报》旗下《中国经济周刊》发表联合署名文章《湘鄂赣三省发展核电的安全风险不容低估》,从安全性角度质疑我国建设内陆核电站的必要性。

  王亦楠等人担心:在核泄漏一旦发生的最坏情况下,我们能否应对水源危机、社会稳定危机?

  这一认识的潜台词是,发达国家如美国、俄罗斯、日本,仍发生过三里岛、切尔诺贝利、福岛核泄漏这样严重的核事故,中国凭什么敢拍着胸脯保证内陆核电100%不会出现重大核泄漏事件?

  有核电从业者称在目前的核电站安全设计条件下,加之多年安全成熟的运行经验,发生类似于福岛核泄漏事故的几率极低,“几乎需要陨石坠落撞倒核电站核岛”。尽管有不少核电专家现身说法,也没能扭转公众“别建在我家后院”(Not in my backyard)的态度。

  支持者常引用的一组数据是,法国58台在运行的核电机组中,内陆机组占到近70%;美国更是有超过80%的核电机组建设在内陆的河湖地带;乌克兰则是19台机组全部建在内陆。因此认为在内陆建设核电站早有先例,并无不妥和额外的安全隐患。

  反对者则认为,尽管美法两国60%以上的核电机组都在内陆地区,但绝不能笼统地因为“欧美都有”就推断出“中国也该有”,而应该具体比较中外内陆核电的厂址条件是否一样以及是否适合建设核电站。

  相关核心技术尚未成熟

  然而,尽管发展核电在业内有众多拥趸,但并非意味着核电相关从业者都支持核电“大跃进”。相反,他们中有很多反而认为,我国现在还没有进入大范围推广核电的阶段。

  中科院高能物理所的Y博士是该所加速器中心的专业操作人员,他所在的研究团队致力于核废料的高效循环利用。他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诸如核废料循环利用、核岛内部耐辐照、耐高温线缆及相关仪器仪表的研发等一系列与核电相关的核心技术还有待更进一步的实质性突破,我国大规模发展核电站的时机尚未成熟。

  “目前多数核电站的铀利用率不到20%,经处理后可望达到60%甚至更高。但是现在相关技术还有许多问题待解决。”Y博士认为,目前中国在核电发展上的注意力“不应该忙着建多少核电站,要先把周边技术搞明白,各种堆型研究得更深入一些”。

  随着铀资源获得成本与核废料处理成本双双上升,核电站“提效”的确是大势所趋。据2014年版《BP世界能源数据统计年鉴》显示,全球核能发电量增长了0.9%,实现了自2010年以来第一次增长,但与此同时,核能发电占全球能源消费的4.4%,是1984年以来的最低比重。

  曾经在核电站从事辐射防护工作的N先生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当前国内核电人才依然匮乏,新项目大多是只有5年左右工作经验的专业人才,国内高等院校的毕业生素质参差不齐;国内的设备制造业能力依然不足以支撑整个行业,仍需要大量进口关键设备,受到国外标准和企业的制约较多,“而这些恐怕都需要一定时间”。

  据记者了解,我国内陆核电要求使用的AP1000的技术(第三代核电技术),目前世界范围内还没有一座建成的AP1000电厂可供参考。

  也正因此,袁彪提出,上述湖南桃花江项目,具体会不会开工、什么时候开工,“还需要长期的努力,不是一蹴而就的”。

  公众“邻避效应”难更改

  公众对国内上马内陆核电站的态度,呈现出典型的“邻避效应”,即“建设可以,但请别在我家后院”。这句话的潜台词即,不管有多少好处、没有多少坏处,只要我不高兴,就反对在我家后院开建。

  有观点认为,邻避运动其实代表了社会的进步:民众对自己的社区有归属感,愿意付出成本去维护,这其实是公民精神的萌芽。

  张晓华认为,业界的科普工作“实在做得太差”:“几十年来,(核电专家)翻来覆去还是那几句话:核电是清洁的、发生事故的概率是很低的、我们有三道屏障、我们有原子、我们有中子……别说公众了,就是从业人员自己听了都烦。能不能讲一讲到底清洁在哪儿,安全在哪儿?”

  “如何反思核电的安全性和经济性,如何发展新的科普语言,还有很多值得我们做的事情。”张晓华说。

  此外,许多国外大企业特别强调社区贡献,强调本地就业,通过提高当地居民的收益的方式谋求支持。在内陆核电站建设方面,这个逻辑值得学习。

  而对于“对民众进行核电知识的宣传,能否改变大众对核电厂的反对态度?”这个问题,张晓华态度比较悲观:“太多的人在讨论问题时,只带了‘嘴巴’,把‘耳朵’放在家里了。”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