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电力网

核电

正文

中国核电的竞争对手究竟有多强?

导读: 当前,中国核电正处于“走出去”的“窗口期”,虽然摆在面前是全球核电新一轮发展大潮的历史机遇,但初出茅庐的中国核电想要与功成名就的美国、俄罗斯、法国等核电强国竞争仍需多借鉴他们的“走出去”模式。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当前,中国核电正处于“走出去”的“窗口期”,虽然摆在面前是全球核电新一轮发展大潮的历史机遇,但初出茅庐的中国核电想要与功成名就的美国、俄罗斯、法国等核电强国竞争仍需多借鉴他们的“走出去”模式。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世界核电格局经历了以卖方市场为典型特点的第1代原型堆和以核能工业规模化利用为特点的第2代的轻水堆,美国和俄罗斯占据了主体地位,法国通过引进技术后来居上,也获得了不小的市场份额。

  美国——压水堆技术鼻祖

  美国是国际上公认的头号核电技术强国。美国核电的技术路线是压水堆技术和沸水堆技术两条三代技术路线,西屋公司和通用电气公司分别是两种技术的提供商。在第1、2轮核电建设高潮形成过程中,美国核电凭借两种原创技术,获得了核电市场最丰厚的第1桶金。

  从上世纪60年到80年代,美国第1、2代PWR(压水堆)和BWR堆型(沸水堆)向欧洲国家、东亚国家(日本、韩国)以及印度出口,获得60台左右的型号出口业绩,世界各国目前运行的PWR和BWR堆型核电厂技术主要来自于美国。二十一世纪以来,以AP1000第3代技术为代表的先进PWR堆型出口中国并转让技术,目前4个AP1000机组正在建设之中。

  在商业模式上,美国建立了世界上最强的独立安全审评体系;国家引导和资助核技术研究,通过建立核电产品标准体系,保持核技术话语权和市场产品标准的主导权。

  俄罗斯——自主理念创新典范

  俄罗斯在核电技术上独树一帜,形成了具有原创特色的RBMK系列BWR堆型和VVER系列PWR堆型以及相关的工业、技术标准体系。

  从上世纪60年到80年代末,俄罗斯(前苏联)以VVER系列PWR堆型为主向东欧、南欧国家原社会主义国家和芬兰等欧洲国家出口,获得30台左右的型号出口业绩。自上世纪90末年代,以二、三代过渡型AES-91、AES-92反应堆获得中国和印度项目以后,在当今世界核电市场上获得巨大成功。截至2014年5月,俄罗斯已与印度、中国、土耳其、白俄罗斯、约旦、芬兰、伊朗、孟加拉国、匈牙利等国签订了23个核电机组的建设合同,总金额超过1100亿美元。

  从商业模式来看,俄罗斯把核电产业及核电出口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形成了以政府首脑牵头的政府营销团队,在其有政治影响力的国家推销核电,为其核电企业提供支撑。

  法国——引进、消化、吸收、创新的佼佼者

  法国从美国西屋公司高起点引进压水堆技术,通过引进消化吸收创新,逐步形成系列化压水堆型,逐步建立起本国的核电工业体系;随后通过技术集成创新,开发出更具安全性、经济性的新堆型,摆脱了美国实现全部设计和制造法国化。

  1975年至上世纪末,法国先后向比利时、南非、韩国和中国出口,获得15台左右的型号出口业绩。进入新世纪以来,先后向芬兰和中国出口EPR机型,3个AP1000机组正在建设之中。

  从商业模式来看,法国的核电工业管理体系是在为军用原子能研究成立的原子能机构(CEA)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目前,由CEA负责核能发展战略、技术研究开发和行业管理;EDF负责以核电营运、投资和工程管理;AREVA(阿海珐)负责矿山开采、核电站设备供货和技术服务、核燃料及核燃料循环等。

  美国、俄罗斯、法国核电技术发展可以说是全球核电发展的一个缩影。从中不难看出,中国核电想要“走出去”,必须具备完整型号的自主知识产权、技术先进和经济可行,而完整的核电企业、核电装备制造商、核燃料供应和核电站设计与工程建设的AE公司也必不可少。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