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电力网

火电

正文

我国火电过剩投资约5000亿元 神华大唐仍在加码

导读: 全国火电机组过剩1.3亿-2亿千瓦,以4000元/千瓦造价为基准,投资额在5200亿-8000亿元之间,但这还不包括配套电网投资。但大唐发电、中国神华却仍在新建火电项目路上“快马加鞭”。

  用电量增速放缓,火电装机增速却“逆势上扬”,火电设备利用小时持续下降,造成资源的巨大浪费。

  日前,中国水力发电学会副秘书长张博庭在由中国水力发电学会举办的弃水座谈会上表示,截止2014年底,全国火电装机容量约9.2亿千瓦,火电设备利用小时数为4706小时,如以较为正常的5500小时计算,全国火电机组过剩1.3亿千瓦,以更高效率的6000小时算,全国火电机组过剩超过2亿千瓦。

  一位上市电企相关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不同火电项目投资成本略有不同,但一般情况下是3800元-4000元/千瓦。永泰能源(600157.SH)拟建设的2×100万千瓦超超临界燃煤发电机组和2×66万千瓦超超临界燃煤发电机组项目,总投资分别为81.9亿和51.5亿元,折算一下,分别为4095元/千瓦和3902元/千瓦。

  据此测算,全国火电机组过剩1.3亿-2亿千瓦,以4000元/千瓦造价为基准,投资额在5200亿-8000亿元之间,但这还不包括配套电网投资。但大唐发电(601991.SH)、中国神华(601088.SH)却仍在新建火电项目路上“快马加鞭”。

  火电利用小时大幅下滑

  8月14日,国家能源局发布数据显示,2015年1-7月,全社会用电量3.1668万亿千瓦时(1千瓦时等于1度),同比增长0.8%,相较于2014年同期4.9%同比增幅,明显萎缩。

  上述上市电企相关人士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坦言,近年来,我国电力消费结构中,第二产业用电需求占比一直保持在73%以上;但受宏观经济环境影响,加之高耗能产业节能降耗,我国用电需求增速放缓,今年前7个月,只有第二产业用电量下降,第一、三产业及居民生活用电量都在增长,这对火电机组利用水平也带来一定影响。

  2015年1-7月,我国火电设备利用小时为2531小时,减少259小时,预计全年火电设备利用小时数将低于4500小时。以大唐发电为例,2015年上半年,火电机组利用小时累计完成2252小时,同比降低270小时。

  但在业内人士看来,火电设备利用小时数大幅下滑,虽然一定程度上是需求端在“作祟”,但供给端真正的“罪魁”。

  近日,国家能源局规划司副司长何勇健撰文指出,目前已核准和发路条火电项目的发电能力已超过“十三五”新增电力需求。

  2015年上半年,火电项目新投产2343万千瓦,同比增长55%,各地火电项目核准开工步伐加快,核准在建规模达1.9亿千瓦,已发路条(可以开展前期准备工作)约2亿千瓦。

  但按“十三五”年均用电增长5.5%的测算,预计2020年全社会用电量约7.4万亿千瓦时,比2015年新增1.7万亿千瓦时。何勇健指出,如放任这些项目全部在“十三五”建成投产,则2020年火电将达到13亿千瓦,比2015年增加3亿千瓦,预计2020年火电设备利用小时将降至4000小时左右。

  火电项目仍“快马加鞭”

  尽管火电设备利用小时在下滑、全社会用电量需求增速在放缓,但这并未能阻挡住火电项目的上马速度。

  2015年上半年,大唐发电提供的数据显示,广东大唐国际雷州电厂“上大压小”新建工程2×1000MW(MW指兆瓦,1兆瓦=1000千瓦))项目、大唐国际唐山北郊2×350MW热电联产项目、大唐锡林浩特电厂新建工程2×660MW项目获得正式核准。截至今年6月底,大唐发电管理装机容量约4152.1745万千瓦,其中火电为3437.08万千瓦,约占近83%。

  8月15日,中国神华发布公告称,旗下北京燃气热电项目机组顺利通过168小时满负荷试运行,并投入商业运营。该项目是是燃气、蒸汽联合循环热电机组,发电能力95万千瓦,供热能力65.8万千瓦,供热面积约1300万平方米。该机组由中国神华全资子公司神华国华(北京)燃气热电有限公司运营。

  同时,2015年7月,大唐国际葫芦岛热电厂“上大压小”新建工程2×350MW项目也获得核准。据国家能源局旗下媒体《中国电力报》报道,很多地区火电项目以热电联产名义上马,或现役纯凝机组以供热改造名义,来增加发电量降低调峰能力。

  前不久,永泰能源抛出了一份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50亿元的定增预案,其中其中60亿元拟用于投资张家港沙洲电力建设2×100万千瓦超超临界燃煤发电机组项目;另外,还有36亿元拟用于投资周口隆达电力建设2×66万千瓦超超临界燃煤发电机组项目,合计96亿元。永泰能源内部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公司火力发电项目所需煤炭主要通过秦皇岛等港口购进,目前价格比较低,通过“煤电联营”,可以让企业盈利能力更加平衡。但被问及“一旦煤电产品价格完全联动,将如何保证盈利?”时,用能源内部人士只表示,公司也考略这方面政策风险,但并没有透露将具体采取哪些措施应对。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