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电力网

核电

正文

核电“走出去”:中法千亿核大单走向商务谈判

导读: 在悄然布局甘肃核技术产业园的同时,中核集团与世界核电巨头法国阿海珐集团乏燃料(经受过辐射、使用过的核燃料)后处理的谈判经过5年拉锯,终于开始“谈钱”。

  核电因其清洁性和高能量密度而受到青睐,并在全世界呈现出复兴的势头。我国的核燃料闭式循环战略目标正一步步靠近现实,而铀资源稀缺以及核辐射使得乏燃料有效利用及处置成为摆在核电发展面前的“拦路虎”。“废物”中能回收多少有用资源?能带来多大的经济效益?又如何助力核电“出海”?乏燃料后处理显得迫在眉睫,也成为我国核电产业可持续发展所必须思考的问题。

  在悄然布局甘肃核技术产业园的同时,中核集团与世界核电巨头法国阿海珐集团乏燃料(经受过辐射、使用过的核燃料)后处理的谈判经过5年拉锯,终于开始“谈钱”。

  近日,记者从中核集团新闻中心获悉,中核集团与阿海珐受各自政府委托,就合作建设大型乏燃料后处理厂开展了多年合同谈判,近两年已取得积极成果,目前技术阶段的谈判已经结束。

  早在5年前,中法双方就已签署协议,计划在中国西北某地建设一座年处理规模达到800吨的乏燃料后处理基地。而为了尽快形成与我国核电发展规模基本相适应的大规模商业后处理能力,中核集团在与阿海珐集团进入千亿级别商务谈判的同时,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200吨大型商用乏燃料后处理示范工程亦在推进。

  记者注意到,中法乏燃料后处理大厂的选址并非仅限于此前传闻的甘肃省金塔县,拟建大型商用核电站乏燃料后处理厂(滨海厂址)已经在今年7月对地震安全性初步评价进行招标,并计划在2015年9月30日前完成评估。

  谈判或迎新机遇

  在甘肃省酒泉市金塔县,几乎所有居民都能对核废料项目说上几句,出租车司机甚至能大概指出位于荒漠中的项目选址地。而当一位出租车司机将记者带到曾经的千亿项目厂址时,荒漠中能找到的只有刚刚启动不久的中核甘肃核技术产业园。

  一些当地人仍然记得,2010年底,高达千亿元的乏燃料后处理大单搅动着这个西北小城。2010年11月,中核集团与阿海珐集团签署协议,在中国西北某地建设一座年处理规模达到800吨的乏燃料后处理基地。然而,这笔大单谈判进展并不顺利。彼时,《南方周末》报道称,这笔涉及2000亿元的核电大单初步选址金塔县内,但中法双方的谈判僵持在了价格上。

  2011年11月,中核集团旗下中核瑞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核瑞能)揭牌仪式在北京举行,中核集团称此举标志着其乏燃料后处理步入产业化发展。而在中核甘肃核技术产业园内的临时板房上,记者依然看到署名为中核瑞能的旧宣传牌,但产业园的建设方已是成立不久的中核龙瑞。

  2011年后的2年间,这个中法千亿核大单谈判再未传出消息。直到2014年3月,在中法两国领导人的见证下,中核集团与阿海珐集团签署关于后处理再循环长期合作谅解备忘录。今年6月底,在中法两国总理共同见证下,中核集团与阿海珐集团在巴黎签署了《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与阿海珐集团关于后处理/再循环工厂项目合同商务谈判工作路线图的谅解备忘录》。

  对于谈判的具体进展,中核集团向记者回复称,目前双方技术阶段的谈判已经结束。而从上述信息可以看出,双方将开始就这座乏燃料后处理大厂的合作价格展开商务谈判。

  关于后处理厂的进度,据《中国能源报》2014年12月报道,中核瑞能总经理薛维明称,中法合作建设的800吨后处理大厂项目预计2015年合同生效,2021年实现第一罐混凝土浇注,2029年后处理设施进行热试,2030年实现投运。

  值得注意的是,2014年对阿海珐来说是异常艰难的一年,其财务净亏损已激增至近50亿欧元,超过其37亿欧元的市值。为解决债务危机,阿海珐不得不进行业务重组。有业内人士分析称,目前阿海珐集团面临拆分重组,这给我国在优惠条件下引进乏燃料后处理和钚铀氧化物燃料制造技术创造了机遇。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