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电力网

核电

正文

向大林:七旬院士重新创业追寻“核电梦”

导读: “从核电站到核潜艇,再到航空母舰,他的‘电渣重熔大钢锭’解了无米之炊。73岁的向大林奉献了一辈子而且至今仍在奉献的事业,几乎未进入过公众视野,尽管它为中国的重工业造就了坚实的基础。”

  【创客名片】

  向大林,教授级高级工程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有突出贡献的电渣冶金专家,目前为浙江电渣核材有限公司副董事长。2013年,他的项目在强手如林、海归人才占据半壁江山的竞争中,被评为嘉兴市“精英引领计划”领军人才一类项目,成为该计划实施4年来获此殊荣最年长的一位。

  【创客故事】

  “从核电站到核潜艇,再到航空母舰,他的‘电渣重熔大钢锭’解了无米之炊。73岁的向大林奉献了一辈子而且至今仍在奉献的事业,几乎未进入过公众视野,尽管它为中国的重工业造就了坚实的基础。”

  这是《瞭望东方周刊》撰写的关于向大林的一段话语。

  这位古稀老院士的一生,有江西的炼钢厂,有秦山核电站的电渣炉,有跟恩师朱觉(中国电渣冶金泰斗)一起见证中国核电起步的日子,有太多太多的故事,或穷尽一书方能讲尽。

  2009年,向大林惜别上海重机厂光荣退休,本该含饴弄孙、安享天年了。然而,他倾其一生的电渣冶金技术仍然在不停地向他召唤。

  当时,美国的第三代核电技术ap1000,中国作为自主化依托项目引进,其主管道是唯一没有引进国外技术的核岛关键设备。一套ap1000主管道锻件交货重量仅60多吨,国外一家公司开价要4亿元人民币。国内组织多家单位攻关自主研制,但各研制单位都缺乏高品质的大型电渣合金钢锭。

  面对这种“无米之炊”局面,一家山东企业的负责人用诚信打动了向大林,他决定出山。

  很快,这家本来只有简陋40吨电渣炉的企业就攻关成功,在国内首次生产出主管道用72吨电渣合金钢锭,它具有超低碳、控氮、高均匀性、高纯净度的特点。

  另一个邀请随之到来:由国资、民资等成立一家混合所有制企业,专门继续攻关大型电渣技术。

  向大林回忆当时的情景,眼睛里闪烁着兴奋之光:“这是个很有挑战性的事情。”

  毕生一件事,炉前五十年,对于几十年工作在大型电渣炉边的向大林来说,这个尝试可以使他在一片平地上,打造一座别具一格、独树一帜的工厂。

  机缘就这样来到了浙江嘉兴。“选址在嘉兴的原因一是离家(上海)很近,二是‘728工程’(秦山核电)的情怀在这里,三是地方政府非常支持。”向大林说。

  浙江电渣核材有限公司刚筹建的时候,只有一块荒芜的平地,向大林带领他的团队,一点一点开始打桩。“厂房、电气设备、机械设备等都是按我提出来的要求设计的,对我来说是非常有挑战的,也是第一次干这样的事情。”向大林认为挑战也正是动力所在,老骥伏枥,当然志在千里。也就仅仅用了一年多时间,公司在国内外百吨电渣技术最新发展的高起点上自主创新研发设计、自行制造安装了130吨电渣炉,开炉一次成功,紧接着为自主研发的第三代核电技术cap1400解决了“无米之炊”的问题。

  为第三代核电站主管道生产重达124吨的超低碳控氮不锈钢电渣锭并非易事,迄今为止,国内外都还未见生产百吨核级超低碳控氮不锈钢电渣锭的报道。“这不仅在重量上有了新的突破,且在质量上也有了新的提升,它需要满足服役期达60年的新要求。”向大林表示,此电渣锭将用于我国第三代核电技术自主创新的标志性工程——cap1400核电站山东荣成1号机组。

  因为这些成功以及自己曾经在核潜艇项目中的生产经验,向大林觉得,自己的努力还可以为国家作出更大贡献。

  在军用造船领域,大面积钢板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航母尤其如此。而目前,我国已有多条生产航母用大面积高强度钢板的轧机生产线,但都没有高品质的大单重板坯,需要攻克的,仍然是“无米之炊”难关。

  向大林此前发表于《中国科学报》上的《加快突破建造航母的瓶颈》中说,浙江电渣核材有限公司每年可以生产6000吨单重50至100吨的航母钢板用电渣板坯,“如果需要,可以迅速把年生产能力增加到12000吨、18000吨、36000吨、60000吨甚至更高。”

  虽然公司目前在技术上“攻无不克”,但是运营好一个企业对向大林来说依旧是一个巨大的难关,如何合理运用技术优势来发挥企业优势,这也是许多技术性人才转型企业家所面临的共同难题。“虽然在电渣材料领域我们的竞争对手不多,但酒香也怕巷子深,企业生产的产品再好也需要大量的订单来支撑。目前来说很多时候还有力使不上,需要有关方面的支持和协调。”谈及此,向大林显得有些惆怅。

  但是他依然对企业的未来充满信心,“中国的核电未来是要走出去的,这个行业未来前景光明。我们公司有很多优秀的年轻工程师,而我们国家大型电渣技术也会薪火相传、继往开来,所以我相信只要给我们足够的时间,一定可以让企业长足发展。”

  【创客谈】

  我是几十年的老核电人,对我来说,这是一份事业,不是工作,不是一种谋生手段。我有兴趣、寄托和追求想要做这么一件事情,一直做到做不动为止,这也是继承了我恩师朱觉关于核电强国梦想的遗愿。

  我觉得这也是一种创客精神,不言老不服输,要做就做一辈子。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