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电力网

电力建设

正文

陈宗法:突出“四个面向” 科学布局电力“十三五”

导读: 随着新一个五年计划的来临,电力改革也将开启一个新的篇章,如何突出“四个面向”?怎样科学布局“十三五”?

  随着新一个五年计划的来临,电力改革也将开启一个新的篇章,如何突出“四个面向”?怎样科学布局“十三五”?接下来让我们跟随中国华电集团企管法律部主任陈宗法一起揭开“十三五”神秘的面纱。

  问:火电发展是“十三五”电力规划中重要的一部分,有观点认为,如果按已发路条来确定“十三五”火电规模,则火电装机将明显大于实际需求。您是否这么看?在“十三五”期间,对于火电到底究竟应该怎样规划发展呢?

  陈:“十三五”面临的政策市场环境与“十一五”、“十二五”相比,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因为出现了经济下滑,前些年电力装机又持续高速扩张,所以电力市场出现了普遍过剩,个别省份或局部地区出现了绝对过剩。过去在电力短缺的大背景下,可以大干快上,“建了再说”问题不大,那时实际完成数比规划可能要大得多。但是“十三五”就不一样了,“十三五”规划首先要面向市场,特别是新的电力体制改革之后,市场化程度会明显提升,电价要反映供求关系;第二,要面向绿色低碳转型,大力推进电源结构调整;第三,要面向未来;第四,要面向全球。我们现在的发展是为了服务将来,要有前瞻性,特别是火电机组目前是主力、基荷,将来有可能成为调峰备容机组。同时,下一步电力发展要有全球视野,通过“一带一路”和能源互联网以及投资、贸易等多种手段,我们也要走出去。归根结底,我们电力发展不能太“任性”,要走转型升级之路,否则会付出代价!

  问:那么对于电力企业来说,转型升级主要应该从哪几方面开展呢?

  陈:首先,是产业结构调整。2008年出现了煤电矛盾,煤价大幅上涨,发电企业出现巨额亏损。为了渡过难关,我们就走了转型发展之路,发展了一些非电产业,包括煤炭、铝业、煤化工、科技、金融、物流等等。但是“十三五”就不同了,主要还是应该突出电力主业,适当延伸产业链,走直接相关多元化和适度多元化之路。具体到发电企业,新的电力体制改革最大的特点是售电侧放开,所以发电集团除了发展发电主业之外,也要进入配售电领域,形成一个发售或发配售一体的产业链,这是“十三五”的一个特点。当然也可以适当发展一些金融、科技、环保、物流等产业。过去已经发展了大量的非电产业,有些亏损、前景不好的产业需要兼并重组,重塑产业链,有些前景不错的非电产业应该做好巩固提升。一句话,要有所为有所不为。

  其次,就是调整电源结构。这方面要提高两个比重,一个是清洁能源,即风光电、核电水电。另一个是火电方面,主要发展大型高效机组,还要进行超低排放改造。同时要对一些落后的产能进行关停,“十二五”期间主要是关停20万千瓦以下的火电机组,下一步可能要开始关停30万千瓦以下的火电机组,特别是低负荷地区,设备老化、煤耗比较高30万千瓦的机组。

  现在正好处在一个能源转型大变革的环境下,火电出现了产能过剩的情况,发展受到了一些诟病,所以下一步,还是要控制火电发展的节奏。但是现在火电发展也出现了几个新特点:一是火电发展的速度总的来说是逐步减挡的,比如2003~2008年,五大发电集团火电平均新增装机速度达到20%以上,2009~2012年新增装机速度降到了14%~15%左右,现在保持在8%~9%,可以说已经下了两个台阶了,今后有望继续下降,新增装机速度保持在5%左右大概就可以了。

  最后,是区域布局的调整。就国内来讲,下一步火电发展的空间越来越小,像长三角、珠三江、京津冀地区基本不让发展了,所以要强调布局的精准,不能像过去一样到处开发,拿到项目就上马。另一方面,国内市场愈发过剩,下一步就需要向境外发展了。

  问:但是近期,特别是审批权下放以后,火电项目有不慢反快的发展趋势,这是什么原因呢?

  陈:我觉得主要有这么几个原因。一是火电发展空间已经非常小了,对于发电集团来说,这可能是最后的机会了,所以大家都希望能抓住。二是这两年投资体制改革,中央将电力项目的大部分审批权下放到了地方政府,但是没有想到这两年电力过剩得这么厉害。在经济下滑的背景下,地方政府为了保增长,愿意多核准一些火电项目,来促进地方经济的发展,保税收、保就业。三是煤炭价格持续低迷,火电的边际收益相对其他电源来说还是比较不错的,这就会对电力投资起到引导作用。所以这几个因素综合在一起,可能会在今后几年形成火电发展的小高峰。

  但是和过去相比,现在火电的装机速度已经明显下降了。其次,核准不等于开工,现在一些发电集团拿到项目之后,更多是把它作为项目储备,发电集团都会对这些项目进行排序和优选,因为大家还是感受到电力过剩的压力了。再次,现在发展火电和过去还是不一样的,现在新增装机都是60万千瓦以上的大型高效机组,煤耗也比较低,而且基本都实现了超低排放。最后,现在规模小一些的火电主要发展热电联产机组。

  但是总的来说未来还是要控制火电发展的节奏,防止产能过剩进一步恶化,新的电力体制改革以后要建立市场体系,要进行新一轮竞争,站在整个行业可持续发展和电力绿色转型的角度讲,要控制火电发展的节奏和比例,控制投资速度,也要避免将“十三五”火电规划做得过大,避免出现“囚徒困境”。所以“十三五”的发展考验我们市场主体和投资主体,需要谨慎地规划布局,对未来远景有一个基本认识,发展才能更加理性和科学。

  问:我国西北部的风电和光伏发电由于当地消纳能力、外送通道的限制,以及东部地区用电量的下降,是不是已经达到饱和?那么在“十三五”规划中应该怎样部署新能源?

  陈:是存在这样的情况,像甘肃、新疆、宁夏、吉林,包括内蒙古的西部地区和青海都出现了弃风弃光的现象,对于这些情况也有不同的看法和不同认识,归纳起来我觉得有这几方面原因。一是集中投产的量比较大,出现了爆发式增长;二是电网的消纳能力有限,包括智能电网和特高压的配套发展还是存在一些问题;三是这些地区高耗能产业下滑得比较厉害,电力需求在下降,所以出现了电力过剩;四是新能源本身存在的一些缺陷,比如电价高、间歇性特征明显等,这些因素综合在一起就造成了弃风弃光的现象。

  “十三五”期间,一是控制西部地区新能源增量的发展,二是要加强智能电网和特高压的建设,三是通过技术进步把清洁能源的造价和运行维护费用降低。

  问:在2002年电力体制改革中,原有的设在电力规划总院的电力规划工作,因政企分开和规划总院的企业化改革而有所弱化,近些年,我国电力规划工作有日益失控、失效的趋势,那么“十三五”电力规划需要作出哪些改变呢?

  陈:过去的规划更多的是具体项目的简单梳理和汇总,“十三五”规划要做的是电源和电网的配套、区域电力市场的平衡等等,要从多种角度考虑问题。总的来说要进行统筹优选,这样才能把规划工作做好,所以规划的思路要进行调整。就像前面说的,要面向市场和转型,面向未来和全球。过去政府部门对规划也不是很重视,可能还是更热衷于具体项目的审批,那时候电力短缺,资源浪费这个问题没有突显。现在电力过剩之后,规划和市场如何进行对接这个问题就显得重要了。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