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电力网

光伏

正文

中国光伏发电的努力方向和障碍分析

导读: 2015年我国光伏电站装机量达43.53GW,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光伏装机国家,组件产量为43GW,占全球产量60GW的72%,在全球市场已中处于绝对的领先地位。而在这43.53GW的光伏电站中,大型地面电站的比例高达82.71%。

  由国家发改委培训中心举办的光伏发电建设及光伏电站报批制度改革高级研讨班上,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王斯成以“未来五年中国光伏发电的努力方向和障碍分析”为主题发表了见解。

  根据国家十三五太阳能规划2016-2020(征求意见稿)指出,十三五规划期间太阳能光伏电站累计装机量应达150GW,包括70GW分布式以及80GW集中式电站。按照区域划分,西部地区占太阳能发电装机量35%,其他65%则分布在中、东部地区。

  补贴拖欠、弃光成地面电站发展瓶颈

  2015年我国光伏电站装机量达43.53GW,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光伏装机国家,组件产量为43GW,占全球产量60GW的72%,在全球市场已中处于绝对的领先地位。而在这43.53GW的光伏电站中,大型地面电站的比例高达82.71%。

  当前光伏市场面临的问题很多,一是补贴资金先天不足。2015年以前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每度电征收1.5分,每年国家征收400亿元。如果按照2020年风电装机200GW,光伏为150GW的总量来计算,2016-2020年每年的补贴资金至少需要1500亿元。目前的征收资金远远不够(每度电征收1.9分,全年征收600亿元);二是补贴资金拖欠严重,截至2015年底,风电和光伏补贴拖欠资金已高达400亿元,最长拖欠周期为3年;三是西部弃风弃光严重,2014年西部弃风弃光总量200亿度,2015年更为严重;四是火电与可再生电力争夺市场现象严重,2014年火电新增装机40GW超过风电与光伏装机的总量。

  王斯成表示,按照文件来看,2012年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资金管理办法以及2013年7月份的分布式发电时时按电量补贴政策明确指出,大型电站的补贴资金按照按季预拨、按月拨付、年终清算的原则发放,分布式发电则是按照结算周期结算、按季预拨、年终结算。如果严格按照财政部的预拨方案执行,是不会存在补贴拖欠问题的。然而补贴资金不够、电力附加不够,而财政部又没有把专项资金进行补贴,所以造成了拖欠。

  由于630之后的补贴下调问题,导致2016上半年掀起了一波抢装高潮,根据王斯成的测算,在630之后,Ⅰ类、Ⅱ类、Ⅲ类的收益率分别可以达到20%、15%以及10%以上。虽然收益率的影响微乎其微,当前电站开发过程中存在的种种问题却是不可忽视的,包括立项、征地、配额、并网以及后期施工、产品选择等这一系列过程中的矛盾与纠纷导致开发商不堪重负。

  据国家能源局相关数据,2016年第一季度光伏装机容量约为7.5GW,这几乎相当于我国2015年全年装机量的1/2。在这7.5GW的装机中,分布式光伏的比例不到20%。王斯成表示,补贴下调对于电站开发商收益率的影响几乎微乎其微。然而一季度宁夏的弃光一度曾高达67.1%,抢装之后的电站能否并网还是一个未知数。即使国家出台《可再生能源发电全额保障性收购管理办法》,但是当前该办法还未进入实施阶段,运营小时数等相关指标都未落实,目前仍缺少火电的退出和补偿政策。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