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电力网

输配电

正文

特高压骨干网架之浙江特高压

导读: 经历了2016年迎峰度夏严峻考验的浙江电网,运行平稳,电力供应正常,特高压的功劳不可小觑。据统计,截至7月23日,浙江电网省外送入电量已达291.6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7.53%。

  经历了2016年迎峰度夏严峻考验的浙江电网,运行平稳,电力供应正常,特高压的功劳不可小觑。据统计,截至7月23日,浙江电网省外送入电量已达291.6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7.53%。2015年全年,浙江省接受区外来电670亿千瓦时,占全社会用电量的19%。

  从转型发展中走来的风云特高压

  浙江虽然是经济大省,但能源相对匮乏,一次能源自给率不足5%,基本靠省外输入。能源资源不足造就了浙江独特的传统电力输送格局。“从浙江全省用电情况看,西部内陆地区负荷约占40%,东部沿海地区占60%,绝大部分火电装机都分布在东部沿海地区。”国网浙江省电力公司发展策划部副主任郑伟民摊开一幅浙江省电源分布图说道。从浙江最南端的温州苍南,沿海岸线一路北上,分布着密密麻麻数十家火电厂,仅通过500千伏线路接入的就有13座。从海上运来的煤就在这里就地转化为电能,再通过500千伏东西联络线输往浙江内陆的负荷中心。

  浙江省内的电源明显不能满足经济社会对于电力的需求。2012年,浙江省发电总装机容量6170万千瓦,而当年全社会用电量达到3211亿千瓦时,最大电力缺口达900万千瓦。缺电成为浙江经济发展的桎梏。通过细致分析和全面考量,“加大自身电力建设的同时,进一步借助外来电”成为浙江省委省政府和国家电网公司的共识。浙江省制定的《2011~2012年电力保障行动计划》提出,要加快推进皖电东送、溪浙特高压工程的申报核准建设工作。时任浙江省代省长的夏宝龙,在浙江省第十一届人大五次会议上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围绕健全能源保障网,抓好皖电东送特高压等项目实施”。时任分管工业和电力的浙江省副省长毛光烈在《人民日报》上撰文指出,“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用电需求的增长,以及在发展过程中环境承载力的制约,外来电力在浙江电力供应中扮演的角色会越来越重要”。为全力支持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国家电网公司经过深入研究和分析后提出:发挥大电网资源配置优势,推动西南水电和西北火电入浙。这一构想获得了浙江省委省政府的高度认同。特高压由此和浙江紧密联系在了一起。

  2011年10月,1000千伏皖电东送特高压交流输电示范工程开工,2012年7月,溪洛渡—浙西±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开工。浙江特高压工程建设进入快车道。

  “两交两直”,特高压骨干网架初见端倪

  特高压直流输电技术有着传输功率大、输送距离长的优势,有力地契合了我国能源资源分布特点和绿色高效发展趋势。而与之相对,特高压交流工程是同步电网,具有瞬时调剂的能力。交直流特高压工程具有互补性,当特高压直流工程的换流站因故障而失电时,特高压交流可以瞬间调剂、保障电网安全供电。因此,国家在浙江推进特高压建设时遵循的是“强交强直”的建设思路,即所谓“大船要有大港”。

  2013年9月25日,首条在浙江“落脚”的特高压工程——皖电东送淮南—浙北—上海1000千伏特高压交流示范工程建成投产,浙江电网正式迈入特高压时代。

  皖电东送淮南—浙北—上海1000千伏特高压交流示范工程是华东特高压环网主网架的重要组成部分,连接安徽的淮南、淮北煤电基地与华东负荷中心。该工程实现了特高压交流技术的全面完善和提升,有利于构建坚强的东部“受端电网”,促进东部特高压同步电网建设,提升东部地区接受区外来电的能力和电网安全稳定运行水平。截至2016年4月25日,工程安全运行1000天时,已累计向浙江、上海等地送电495.7亿千瓦时,借助这条电力高速路,两淮“乌金”源源流向长三角地区。

  2014年7月3日,溪洛渡—浙西±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投运,来自四川溪洛渡左岸的水电经过1653公里的跋涉成功送至浙江。溪浙直流工程额定输送容量800万千瓦,约占浙江全省最大用电负荷的1/8,创造了当时超大容量的直流输电新纪录。

  也是在2014年,浙江省经信委对当年夏季用电形势分析中用了“电力供需整体平衡”的表述,浙江电网从彼时起迎峰度夏再也没有出现大规模限电。溪浙直流投运的第一年,就向浙江输送清洁水电335亿千瓦时,这些电量可满足浙江城乡居民2014年全年近80%的生活用电所需。如果这些电量由燃煤机组发出的话,大约要消耗标煤1028.45万吨,排放二氧化碳2847.5万吨。溪浙特高压工程在节能减排、雾霾治理上成效初现,充分印证了特高压输电技术远距离、大容量、高效率的优势。

  2014年12月26日,1000千伏浙北—福州特高压交流输电工程投运。南北走向的浙福工程在很大程度上承担着与溪浙等直流工程互为备用的功能。浙福工程作为华东特高压交流主网架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浙北的安吉站与淮上线相接,经浙中、浙南变电站,止于福建的福州变电站。该工程既能将福建的核电、水电等清洁能源送至浙江,又能相互支援,帮助浙江、福建两省提升应对台风、风暴潮等自然灾害的能力。而决策者在设计建设该工程时有着更为深远的考量:建设坚强的交流电网是直流馈入系统正常运行的根本保障,在建设直流工程的同时需要同步建设特高压受端电网,为系统提供电压、频率稳定支撑,提高电网严重故障后潮流转移能力。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