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OFweek电力网

可再生能源

正文

能源结构调整转型进入“爬坡过坎”期

导读: “十三五”开局之年,我国风电、光伏等清洁能源继续保持稳步发展态势,2016年清洁能源消费比重提高了1.7个百分点,煤炭消费比重下降了2个百分点,但能源结构的优化转型注定充满波折,伴随阵痛。去年,全国范围内出现了大规模弃风、弃光、弃水、弃核,能源结构调整...

OFweek电力网讯 “十三五”开局之年,我国风电、光伏等清洁能源继续保持稳步发展态势,2016年清洁能源消费比重提高了1.7个百分点,煤炭消费比重下降了2个百分点,但能源结构的优化转型注定充满波折,伴随阵痛。去年,全国范围内出现了大规模弃风、弃光、弃水、弃核,能源结构调整和电力市场转型进入“爬坡过坎”的深水期。

对此,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指出,抓紧解决机制和技术问题,优先保障可再生能源发电上网,有效缓解弃水、弃风、弃光状况。

清洁能源大规模被弃,让代表委员们看在眼里,急在心上。2017年全国两会期间,代表委员们积极为解决清洁能源消纳问题建言献策。

表象:清洁能源损失电量创新高

延续多年的弃风形势还在恶化。根据国家能源局的数据,2016年全年弃风电量达497亿千瓦时,这一数据是2014年的4倍。其中,甘肃、新疆、内蒙古、吉林和黑龙江五个地区,近三年弃风量接近800亿千瓦时,相当于天津市2015年全年的用电量。与此同时,甘肃省的弃风率从2014的11%飙升到2016年的43%。

风电难熬,光伏的日子也不好过。相关统计显示,2016年,仅西北五省(区)弃光电量就达70.42亿千瓦时,弃光率19.81%。其中,新疆弃光率高达32.23%。

此外,持续多年的“弃水”现象也未现好转迹象。据业内人士介绍,“弃水”分为正常弃水和非正常弃水的两种,由于统计口径不同,数据有所出入,但可以确定的是,2016年西南非正常弃水再创新高,损失电量超过700亿千瓦时,已接近三峡电站全年发电量。

尤为值得注意的是,作为昔日的基荷电源,核电去年也遭遇了降功率和低价上网的尴尬。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广核集团董事长贺禹在政协分组讨论会上表示:“由于各种因素限制,核电不能满发,去年全国弃核损失电量达462亿度。”这一损失电量大约相当于全国五分之一的核电机组全年停运。

一边是清洁能源装机的高速发展,一边是绿色电力被白白浪费,清洁能源亟待走出“装得越多,弃得越多”的怪圈。

根源:需求放缓,市场机制不配套

对症下药方能药到病除。清洁能源大规模被弃,背后的根源是什么?

甘肃作为我国风能和太阳能资源最为丰富的地区之一,在新能源发展取得积极成效的同时,也率先面临消纳的问题。

全国人大代表、甘肃省发改委主任周强在分析甘肃的弃风、弃光原因时称,一是电力需求不足,二是外送通道受限。“目前,主要通过两条750千伏特高压交流线路外送,输电能力约330-430万千瓦,并且与新疆和青海共用,新能源电力外送通道容量限制很大。”周强对记者表示。

近两年,西南省份水电装机增长较快,并呈枯丰急转态势,增大了水电站兼顾防洪、发电的压力。此外,汛期降水较为集中、外送通道能力不足也都一定程度加剧了弃水。

随着经济增长放缓和电力需求的下降,核电消纳问题也愈加明显,尽管其电网建设条件优于风电和光伏,但作为基荷电源的地位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

各种清洁能源被弃,因素各不相同,但也有其共性。代表委员们认为,一是电力需求减缓;二是就地就近消纳有限;三是外送通道受限。

“经济要发展,电力要先行,长期以来,电力增长是按照高于GDP增长1-1.5个百分点规划的,以前GDP增长是两位数,现在GDP增长变成了一位数。在这种状况下,过去形成的电力产能就会呈现总量过剩。”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电建集团原董事长范集湘告诉记者。

范集湘认为,一方面是电力产能相对于GDP增速过剩,另一方面相对消费需求出现结构性不足。在电力需求放缓的背景下,正好为电力结构优化调整腾出了很好空间。“风、光、水、核等清洁能源同时被弃是系统性问题,需要对整个电力和能源进行系统优化。”

除了规划、技术等方面的因素外,清洁能源大规模被弃,与现有的电力市场体制不适应清洁能源发展有着直接联系。

有代表委员指出,我国大量煤电机组发电计划和开机方式的核定不科学,辅助服务激励政策不到位,省间联络线计划制定和考核机制不合理,跨省区补偿调节能力不能充分发挥,需求侧响应能力受到刚性电价政策的制约,多种因素导致系统消纳清洁能源的能力未有效挖掘。

对策:推动电力市场和电价改革

中国两会,吸引了世界的目光。除了会场上大批的境外记者,会场外,跨国公司、国外机构也试图通过研读分析政府工作报告,找到中国改革脉动的方向。

维斯塔斯亚太和中国区市场传播与公共事务总监冯大志对政府工作报告中“优先保障可再生能源发电上网,有效缓解弃水、弃风、弃光状况”的表述深有感触。他对记者表示,解决清洁能源消纳问题,首先应建立遵循市场规则的电力市场,让市场根据发电成本和发电造成污染的社会成本为电力定价,并把不同发电形式对电力体系的贡献考虑进来。与此同时,要奖励能够平衡可再生能源发电波动的灵活的发电形式。

全国政协委员、国电投集团董事长王炳华告诉记者,随着清洁能源占比越来越高,火电扮演重要的调峰角色是大势所趋。参与正常调峰的火电站、参与深度调峰的火电站、参与的特殊方式调峰的火电站,这三种运行状态火电站在收益方面要平衡,这样才能调动各方积极性,促进清洁能源消纳。

“解决水电等清洁能源消纳,就要加快构建全国统一电力市场。建立有利于打破省间壁垒、促进清洁能源跨区跨省消纳的电价机制和清洁能源配额制度。”全国人大代表、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副总经理、成都供电公司总经理褚艳芳认为,应下达各省清洁能源消费比重硬指标,加大考核力度,只有改变考核“指挥棒”,才能使地方政府有责任和动力。

在全国政协委员、大唐集团副总经理李小琳看来,解决清洁能源被弃,办法要到用户侧找。需要通过推进新能源分布式加储能规模化发展,将新能源的发展化整为零,渗透到千家万户。

“应以非常之策破解中国的非常之局。解决清洁能源消纳问题,要把各种各样的有效机制结合在一起,市场与政策综合作用,必要时还应采取特定的经济手段,例如资源税、消费税、环境税等,调动市场主体内生的使用清洁能源的意愿。”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财政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贾康说。

新华社在评论当前经济转型的时评中说,“没有不痛不痒的蝶变,也没有一帆风顺的转型。唯有保持‘一张蓝图干到底’的定力,多些历史耐心,才能走好‘爬坡过坎’的关键期。”能源转型亦是如此。

责任编辑:Moon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 OFweek电力网 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 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 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