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电力网

储能

正文

从特朗普能源新政看中国能源安全形势

导读: 随着时间的推移,能源安全的内涵不断扩大,既包括传统的能源供应保障问题,也包括能源生态环境安全、能源经济和金融安全等非传统能源安全问题。

中国面临传统能源安全和非传统能源安全双重压力。传统的能源安全观主要考虑保障能源供应、维持供需平衡问题。随着时间的推移,能源安全的内涵不断扩大,既包括传统的能源供应保障问题,也包括能源生态环境安全、能源经济和金融安全等非传统能源安全问题。

随着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中国对能源的依赖程度持续下降,能源供求压力大为缓解,而优质能源供给不足的问题会更加突出,中国油气对外依存度仍将持续攀升。从国际能源形势看,世界油气资源有保障,美国“页岩气”革命推动了全球能源供需格局的重大调整,特朗普上台、英国脱欧、TPP夭折等事件预示着贸易保护主义和孤立主义思潮抬头,全球能源地缘政治日趋复杂。可以预见,“十三五”期间乃至未来相当长的时间内,中国面临的能源安全国际形势或将更为严峻,需要制定预案,及早应对。

能源供求中国汽油国际能源形势“页岩气”

中国能源安全形势不容乐观

传统的能源安全观主要考虑保障能源供应、维持供需平衡问题。随着时间的推移,能源安全的内涵不断扩大,既包括传统的能源供应保障问题,也包括能源生态环境安全、能源经济和金融安全等非传统能源安全问题。中国也面临传统能源安全和非传统能源安全双重压力。

传统能源安全主要体现在油气供应领域。一方面,随着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中国油气消费需求持续快速增长,油气对外依存度不断攀升。2016年,中国石油(601857,股吧)消费总量达5.8亿吨,其中国内生产仅2亿吨,石油对外依存度超过65%。同年,天然气消费量达2086亿立方米,其中国内生产1369亿立方米,天然气对外依存度接近35%。另一方面,为了应对气候变化和减缓生态环境压力,中国能源结构调整将进一步深化,油气资源特别是天然气将成为新增能源的主力。近几年煤炭消费总量控制虽取得一定成效,但煤炭在全国能源消费构成中的占比依然较高,2016年仍超过60%。可再生能源受资源条件和价格等因素制约,成为主力能源仍需时日,“十三五”期间,石油、天然气在替代煤炭、推动能源转型方面仍将发挥重要作用。根据多方研究结果,中国石油消费可在2030年前后达到6.5-7亿吨的峰值;2030年天然气消费将超过5000亿立方米,在目前水平上翻一番。即便考虑非常规页岩油气的开发,国内供应能力很可能维持在石油2-2.2亿吨、天然气2500-3000亿立方米。到2030年中国石油、天然气对外依存度或将超过70%和50%,据此推算,届时中国能源保障程度不足80%,比美国当前水平低10个百分点。考虑到届时中国油气来源地仍主要依靠地缘政治复杂、民族宗教矛盾突出、恐怖袭击频发的中东、北非地区,未来保障中国油气持续稳定供应依然任重道远。

从非传统能源安全看,包括生态环境问题、能源金融风险以及能源设施和人员遭受恐怖袭击等风险正变得越来越突出。首先,能源生态环境安全的重要性空前上升。以煤为主的能源结构导致煤炭产区生态环境破坏严重,煤炭消费大省大气污染物和CO2排放过高,已明显超出生态环境承载能力。其次,能源金融风险也成为保障能源安全的考虑因素。能源基础设施建设需要巨额资金投入,涉及大量银行贷款,大规模能源建设或将导致银行金融风险进一步加大。一旦能源需求出现误判,很可能导致大面积产能过剩和信贷风险明显上升。这类风险已在煤炭开采、火电站建设以及风电和光伏等可再生能源项目中大量出现,风险控制势在必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民族、宗教矛盾突出,恐怖主义高发,在沿线国家开展能源合作也将面临较高的能源金融风险。第三,油气管网、电网等能源运行风险也在加大。中国通过陆上油气管道进口的油气约占总进口量的1/3,西气东输的油气以及从中亚进口的油气管线容易受到恐怖分子破坏的威胁;70%以上的石油和30%以上的液化天然气(LNG)进口均通过马六甲海峡,可以预见,随着油气进口量的增加,能源运输通道安全风险有增无减。

综上,“十三五”及未来相当长的时间内,中国能源面临的安全问题将从保障能源供应为主,转到生态环境安全与能源供应保障并重,同时也要保障能源运输通道、油气管网安全,以及控制潜在的与能源相关的经济和金融安全风险,未来中国能源安全形势愈加严峻。

特朗普新政核心依然是“能源独立”,中国能源安全保障“危中有机”

上世纪70年代的两次石油危机对依赖石油进口的美国造成巨大冲击。此后历届美国政府均把能源安全问题放在优先地位,实现“能源独立”是美国保证能源安全的战略目标之一,采取的措施包括:推行节能措施,减缓能源需求增速;加快本土油气资源开发力度,降低石油对外依存度;实施能源多元化战略,大力发展生物燃料、天然气等清洁能源,在日本福岛核事故之后仍坚持核能开发等。

特朗普政府提出了“美国能源优先计划(AmericaFirstEnergyPlan)”,在前几届政府的基础上更加接近“能源独立”这一目标。“美国能源优先计划”包括:加大开发本土能源,进一步减少石油进口;取消“气候行动计划”,为美国能源工业松绑;继续推进页岩油气革命;支持清洁煤技术,重振美国煤炭工业。由此可以看出,特朗普将石油和天然气看作是美国能源独立的核心,同时支持煤炭行业发展。他认为风电、太阳能产业投资回报周期太长、效益差,前景黯淡。

需要注意的是,特朗普政府“能源独立”主张与上世纪70年代这一概念提出时相比,内涵已经发生明显改变。美国目前对进口能源的依存度已经较低,进一步减少对外依赖的实质,一是希望扶持本国化石能源产业发展,增加本国就业并促进经济增长;二是通过减少对中东国家石油进口的依存度,对伊朗等石油输出国施加更大压力,同时有助其增加亚太地区政策的操作空间和灵活性;三是借助其天然气成本优势及国际能源转型需求缩小巨额贸易逆差,增强对全球天然气价格的掌控力。煤炭行业在美国属于夕阳产业,但涉及就业问题,特朗普提出支持煤炭的清洁开发利用,除了有助于加快美国能源独立的进程外,也有获取这部分民众支持的政治考虑。

特朗普政府能源新政的发酵以及美国“能源独立”的加速实现,将对中国能源安全形势和对外合作格局产生重大影响。

首先,美国“能源独立”目标的实现将为美国在国际能源地缘政治战略博弈中创造更大空间。由于能源带有强烈的政治、金融属性,美国能源独立将使美国在国际政治和金融领域的政策更加游刃有余,增强地缘政治博弈主动权。一方面,美国对中东地区油气依赖程度的明显下降,并不代表其会减少对这一地区的战略和军事掌控。相反,美国会利用亚洲国家对中东地区油气资源依赖程度的上升,增加与亚洲大国在地缘政治博弈中的筹码。另一方面,美国会借机加大对“伊斯兰国”、伊朗、苏丹等的制裁和打击力度,给该地区带来更大的不确定性,增大中国油气安全风险及与相关国家能源合作难度。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OFweek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X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