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电力网

光伏

正文

“832号文件”给光伏行业带来的第三次危机将最严重

导读: 与此同时,光伏领跑者计划推动了光伏产品成本进一步下降,效率进一步提升,产业看到了平价上网的曙光。这两三年,在中国的引领下,全球光伏和清洁能源市场迅速扩大。这也是中国对全球能源转型做出的巨大贡献。

6月11日,针对笔者的《长文谏言:光伏产业可以软着陆,“531新政”幅度过大得不偿失》一文,光伏专家学者与业内人士纷纷致电,基本肯定了笔者的观点的同时,也指出笔者认识不够的问题。现整理成文如下:

能源局不应再背锅,财政部是造成光伏千亿欠补局面的最大责任方

6月11日,国家能源局召开新闻发布会,对于光伏新政做了解释。业内人士为能源局和发改委鸣不平,此次国家能源局发言显得言不由衷,大部分时间都在为财政部解套。

笔者查阅了相关资料,发现2010年以前,光伏补贴发放工作由国家发改委来执行,从来没出现过拖欠,2010年移交给财政部之后出现了问题,而且逐步加剧,5、6年一直没有解决。业内人士认为财政部没有做到任何实质性工作。

但笔者认为,财政部在光伏产业发展初期还是做了一些事情的,只是由于不够专业,不得其法。2009年3月,光伏产业最好的时候,国家领导人参观光伏展览后三天,财政部出台了支持光伏发展的文件,也就是“金太阳”,但这个文件初期,里面没有能源局。而“金太阳”项目被认为机制有问题而以失败结束后,财政部就很少出台支持光伏的政策。

但是在新政给产业造成千亿损失并可能造成更大危机之时,却仍然只有能源局站出来稳定行业情绪。“能源局没有权力制定、收取、发放补贴,他们这是为其它部门背黑锅。”业内人士表示,“国家能源局应该站在改革潮头,据理力争,跟随习近平主席的能源改革思想而不是受到部门之间的制约,更不能受到落后部门的桎梏。”

据财政部官方网站2016年文章显示,中央第十三巡视组在巡视财政部时,已经指出财政部“‘四个意识’不够强,履行政治领导责任不到位”、“结合本部门实际贯彻落实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力度不够,落实有关重要改革任务有差距”等问题。

对此,财政部曾表示:将站在党和国家全局的高度,认真履行财政职能,加强对深化改革、积极引领新常态等经济社会发展重大问题的研究,主动啃“硬骨头”,着力解决研究系统性不强、全局性不足、深入性不够的问题,为党中央决策提供高质量的政策建议。围绕积极引领新常态,进一步发挥财政部作为国家宏观调控部门的职能作用,加强财政经济形势预判研判,提出宏观调控政策措施建议。主动啃“硬骨头”、攻坚改革深水区。积极推进增值税、消费税等税制改革,环境保护税法。围绕党中央、国务院提出的“三去一降一补”重点任务,稳妥推进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工作,继续加大财政扶贫投入力度,支持生态环保等短板建设。

而《国务院关于促进光伏产业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中指出:

1、根据光伏发电发展需要,调整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征收标准,扩大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规模。光伏发电规模与国家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规模相协调。

2、严格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征收管理,保障附加资金应收尽收。完善补贴资金支付方式和程序,对光伏电站,由电网企业按照国家规定或招标确定的光伏发电上网电价与发电企业按月全额结算;对分布式光伏发电,建立由电网企业按月转付补贴资金的制度。中央财政按季度向电网企业预拨补贴资金,确保补贴资金及时足额到位。鼓励各级地方政府利用财政资金支持光伏发电应用。

3、加大财税政策支持力度。完善中央财政资金支持光伏产业发展的机制。

在这三点上,财政部做得确实如巡视组所说“不够强”:

首先补贴没有及时发放,与国务院文件精神违背。文件中明确规定,中央财政按季度向电网企业预拨补贴资金,这说明补贴资金并不是完全依赖可再生能源附加的。但是财政部长期以补贴不足为由,不足额发放,从未主动拿出补助资金。

其次,根据以前Solarbe索比光伏网计算,每年600多亿补贴实际到账只有400亿,每年少收取1/3,流失200亿,五年下来正好缺少1000亿,造成现在的欠补局面。同时对于光伏企业提出的“如果依照现有的收取比例,那么就是当提高可再生能源附加补贴”的请求置之不理。

最后,无端指责发改委引导光伏发展超规模,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是鼓励发展目标,是通过政府与企业各界多方努力要达到的目的,并不是设立“天花板”。历史上四次调整光伏发展目标已经证明了我们在朝着平价上网这一理想顺利迈进,严格限制死发展规模而没有及时调整额度和增加补贴,是导致缺口越来越大的主因。啃改革“硬骨头”终是流于口号,选择了最没有反抗能力的光伏企业做为解决问题的出路。

中国应重新制定规划目标,保持50GW/年的光伏市场规模

有光伏专家对笔者表示:前两次危机我们不在生产环节,所以是很淡定的看待,但现在我很紧张。但他同时表示: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新能源的浪潮,不是任何一方势力,任何一个文件能够阻挡的,政府应该作为新能源的倡导者,而不是阻碍者,更不是通过政策打击新能源产业发展的“狙击者”。

6月11日能源局的发言透露了一些缓和的气息:未来几天户用市场可能“网开一面”,第四批领跑者项目也会尽早下发。笔者建议:此次能源局在调整政策时不妨将未来几年的光伏装机发展目标定在45GW-50GW的规模。任何技术都需要规模效应,行业人士做过统计,装机量每扩大一倍,成本下降23%。2018年中国光伏装机如果还定义为30GW,一下子缩水23GW,不仅会带来成本上升,不利于平价进程,同时对于融资成本、供应链协作都带来非常大的问题。

同时,要正视能源局这几年的工作成果,不能妄自菲薄。第三批领跑者项目中,每个项目中标电价都比标杆电价低2毛钱以上,远低于这次调整的5分钱电价。所以政府要顺应潮流,相信市场的力量自我调节。

而在光伏实现平价上网之后,不需要补贴的光伏产业可以进一步放开限制,每年市场可以视电网消纳能力和储能技术的发展,增值100GW以上。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