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核电站建设模式遭批:把钱从一个兜里放到另一个兜里

2013-07-15 17:59
论恒
关注

  另一位核电企业高管告诉《财经》记者,核电上网电价直接挂钩火电标杆电价的做法,将引导核电投资流向电价更高,市场需求更大的地区。这些地区经济普遍较发达,但缺煤少电。例如,同一机型的核电站建在辽宁和广东,前者只能执行0.422元/度的当地火电标杆电价,加上电力需求增长不及广东,收益率将低于广东的核电机组。

  政策调整带来的影响,还未波及核电设备生产企业。此前业内预计,标杆电价的确定将让核电设备商遭遇压价。但中国一重(2.04,0.02,0.99%)副总裁王宝忠告诉《财经》记者,在建和一些已获“小路条”的核电机组设备合同早已签订完毕,此次政策调整不会影响上述合同的执行。

  王宝忠表示,国家已经划定了2020年之前核电发展的天花板,因此目前核电设备公司少有新增订单,也就谈不上影响。

  市场化路漫漫

  标杆电价的出台,是核电产业迈向市场化的第一步。

  今年初,国家能源局核电司司长郝卫平在一次内部会议上表示,中国的核电产业中存在着许多非市场化因素,需要进行改革。

  目前国内的核电站建设,多采取EPC(工程总承包)模式,核电站的业主会将所有的工程设计、采购、项目管理和电站调试启动工作,都交给专业的工程公司来打理。

  例如红沿河核电站,其业主单位是由中广核和中电投等按比例出资组建的有限公司,而中广核工程公司则对红沿河一期工程进行了总承包,负责核电站的设备采购和建设安装。

  肥水不流外人田。由于工程公司利润可观,国内三大核电企业都组建了工程公司,通过承包自己控股的核电项目,实现利益体内循环。

  如中核控股的海南昌江核电项目,肯定由中核工程公司担任总承包,而中广核控股的宁德、阳江核电项目,则肯定会交给中广核工程公司打理。乍看市面上有多个工程公司,但其每个都紧守“自留地”,泾渭分明,形不成市场竞争,更遑论通过竞争降低核电站造价。

  “这是把钱从一个兜里放到了另一个兜里,根本不是市场经济!”华能核电有限公司原总经理王迎苏对《财经》记者表示,“这种体制下,工程公司不是承包商,而是甲方。”

  此前的“一机一价”定价模式,内在逻辑是“造价贵,所以电价高”。大包大揽的核电工程公司,在核电站建造过程中获得丰厚利润的同时,“高进高出”现象非常严重,但最终高额的核电站造价,将由电力消费者埋单。

  比如江苏田湾核电站采用俄罗斯核电技术,部分设备造价较高,且出现工期延误,最后国家核定的上网电价为0.455元/度,远高于广东地区的核电站。

  核电标杆电价的出台,会让这一切戛然而止。火电领域十年来装机造价的不断降低,已经昭示了这个前景。

  上文提及的核电人士表示,在一个正常的核电建设市场中,业主可通过招标的形式,从多个工程公司中选择方案和价格最合理的一个担任项目总承包。通过多个工程公司的竞争,可使得核电站造价降低,进而提升竞争力。

  不过王迎苏认为,0.43元/度的标杆电价较为宽松,无法对核电投资形成真正的约束力,短时期内改变现状的可能性并不大。
 

<上一页  1  2  3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