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电力网

核电

正文

核电人物:莫小兵的核电生活

导读: 尽管中国有无数的建筑公司,但面对建设要求最为严苛的核电,有能力承建的屈指可数。在中国数以千万计的建筑工人中,有幸参与核电建设的并不多。

        尽管中国有无数的建筑公司,但面对建设要求最为严苛的核电,有能力承建的屈指可数。在中国数以千万计的建筑工人中,有幸参与核电建设的并不多。

  1988年,高中毕业的莫小兵踏入了中国核工业建设集团公司旗下的中国核工业华兴建设有限公司(下称“中核华兴”)的大门。一想到能一下进入到建设行业的最高端,怀揣梦想的年轻人对此感到莫名兴奋。从那时开始,从岭南的岭澳、大亚湾,到辽东的红岩河,一直在一线负责钢筋绑扎工作的他亲历了中国漫长海岸线上一座座核电站的诞生。

   盛夏严寒的考验

  时光还要拨回到上世纪90年代初期。随着1994年2月大亚湾核电站投产,中国的核电建设进入一轮高峰期。同年,国务院决定兴建广东第二座大型商用核电站——岭澳核电。作为钢筋班班长,莫小兵南下赴粤负责核电站反应堆厂房内部结构的钢筋绑扎。

现任岭澳核电站项目部钢筋工长莫小兵

  钢筋绑扎是混凝土浇灌的前序工作,绑扎的质量直接影响浇筑强度。反应堆厂房的混凝土不仅要撑上至少50年的寿命,而且在必要时能抵御堆芯熔断、发生爆炸等事故带来的冲击。所以核电站的钢筋总是被绑扎得密密匝匝,最窄的地方连手指都插不进去。

  核电建设在精细程度上的要求也接近极致。在要求最高的反应堆堆芯部分,不仅要求建筑表面浇筑平整、墙面垂直,而且对混凝土中的气泡数量都有严格管控。一次浇筑25~30平方米后,都会有严格检测。

  莫小兵告诉记者,如果没达标,公司的规定是全部砸掉重新施工,“虽然这种事极少发生,但我们宁愿返工,也不能破坏工程质量和企业形象”,“我们精打细算每一分钱,但在质量上坚持不走捷径”。

  广东气候闷热,盛夏40多度的天气里,结构封闭、复杂的在建核岛内部可能就达到50多度。记者曾去探访核电建设现场,20分钟走下一圈,已是满身大汗。而常年在此工作的莫小兵和他的同事,每两个小时劳作后就必须出来透透风。“进去之后,裤子都没有干的,连裤头都是湿的。”莫小兵说。

  比盛夏更为严苛的是严寒。莫小兵说,热了大不了晚上做,但冷谁都怕。

  那是在冬季的辽宁红沿河,呼啸的海风冰冷刺骨。莫小兵他们穿着厚厚的保暖衣、保暖裤外加防寒手套,仍抵不住阵阵严寒。入夜,工人们还在三班倒地劳作,作为生产队长的莫小兵也穿梭在工地来回劳作探视。

  由于投资巨大,核电站都是举贷建设,每耽误一日都会造成巨大的财务成本损失。所以核电站的工期是关死的,每段工期在设计时都被严格管控,前面混凝土浇筑没有结束,后面的大型设备就进不来。“没办法,工期紧,夜间倒班,项目的领导也都会在现场,看看工人如何、夜间饭菜是否合口味、兄弟们休息能否保障。”莫小兵言称,“那时风又大,雨也多,衣服浇湿的比较多,看着兄弟们都坚持工作,我也流过泪。”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