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新电改迷局:中国不需要“超级电力公社”?

2014-09-15 10:56
铁马老言
关注

   大多数参与过或正在参与中国电力体制改革的官员,都不愿直接将国家电网公司与电改联系起来,但外界的解读则要直白和大胆得多,他们认为,电改,就是要改国家电网公司。

  一

  虽然中国即将启动的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方案仍未出台,但关于分拆国家电网公司的消息还是不断出现了。

  外界对国家电网的情绪化敌视,大都夹杂了对垄断和封闭的天然厌恶,以及对透明交易和自由选择的向往。在这种大众情感的裹挟下,人们希望看到国网帝国四分五裂式的崩坍,无论这种四分五裂是从国家电网的哪个层面、哪块业务、哪些部门开始发生。

  但事实上,国家电力输送体系的独特性,要求一张完整又互联互通的输电网络。在能源分布和经济发展严重不平衡的中国,尤其需要这样一个网络。它既能够满足跨区域的电力调度,也能确保整个国家电力供给的整体稳定。

  人们很难想象,中国30多个行政区域分别成立独立电网公司,为保证各自的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独立运行。这种依靠行政边界人为划分的区域电网公司,是另一种更糟糕的垄断。过于分散的电网体系,将会导致电力交易成本的极大增加,同时也会增加电力运营的安全风险。

  分散的电网体系曾给美国带来多次惨痛教训。2012年10月底的飓风“桑迪”造成美国740万户大停电。美国前能源部长、新墨西哥州州长比尔·理查德森(Bill Richardson)此后反思说,美国电网的一大问题就是各地的电网并没有连在一起。数百个地方电网只管自己运营,就像诸侯各自为政,但丝毫不理会更高层面的需求—建立一个完整的、协调一致的国家电网系统。结果是,美国电网就像一团乱麻,9000多座发电站和大约30万英里(约合48万千米)的输电线维持着它的运作。如果问题再不解决,电网的安全性和可靠性将面临严重威胁。

  让很多呼吁分拆国家电网的专家们意想不到的是,比尔·理查德森呼吁,美国政府应向中国学习,采取国家层面的电网改造措施,只有这样才能满足经济发展的需求。

  但中国的专家认为,国家电网的存在,是中国过去10多年间电力体制改革中最大的障碍。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电力体制改革研究组组长武建东曾公开表示,国家电网聚合了中国整个电力中枢的调度管理、电力输送、市场交易、价格上行、电力投资的主导权力,形成了类似人民公社的“超级电力公社”业态。国网公司的强权体制拦截了中国5万亿度电力消费能力与10亿千瓦电力装机总量之间市场互动的巨大活力,改革是必然的、迟早的。

  显然,中国电网体系的完善和国网公司的分拆是两个截然不同的话题。而美国前能源部长比尔·理查德森要向中国学习的,也不是国家电网垄断模式。电力安全和运行特点决定中国需要一张纵横贯通的电力输配网络,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电力体制需要一个大一统的“超级电力公社”。

  武建东说,通过改革开放三十年的发展,我国形成了以国家电网为代表的超级电力企业模式,这是一个政企贸科四维合一的机构,它的超级体系的根源不是市场的力量,而是体制的力量,从不同的参考系我们可以确定它的不同价值。它既是经济组织,也履行着政府职能,还主宰着电力市场交易;它既拥有私权,也行使着社会公权,还主宰着电力创新的秩序。

  这个体系采取自上而下的集权分层制主导着国家电力运行。一方面,消费者成为其下游产业的内部社员,消费者无法与生产者实现正常的市场互动,政企贸科四维合一的电网与用户之间属于等级化、不平等的市场关系;另一方面,生产者也成为其上游捆绑的加工厂,生产者不能对消费者的合理需求直接有效互动,政企贸科四维合一的电网与电厂之间属于扭曲了、屏蔽了的生产方式。

1  2  3  4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