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能源革命 清洁煤电挑重任

2014-09-02 10:32
铁马老言
关注

   许多年以后,当中国人生活且习惯于一个全新的清洁能源结构所提供的没有污染的环境之中而世界亦从中受益时,人们会将视线锁定于这一切的开端———始于2014年6月13日的能源革命。

  也许还可以说,这场能源革命看似来得有些突然,但其实已经有迹可循。在此之前,煤炭以及用煤大户钢铁、水泥等行业产能过剩严重,能源效率亟待提高,节能减排压力巨大,由燃煤排放、汽车尾气等污染源造成的日益加重的灰霾成为全民关注的热点;而中央以及地方政府亦频繁出台重磅治霾举措,比如大气污染防治条例,比如“一挂双控”措施,比如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地的减煤计划,比如日益严苛的火电排放标准,比如优化能源消费结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自然,融化坚冰也非一日之功。人们在急切的心情下依然保有这份理性。只不过,人们所期待的,并非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修修补补,而是更彻底一些的行动———只是没有想到会是能源革命,且是涵盖能源消费、供给、技术、体制以及全方位加强国际合作的能源革命。

  能源革命的方向是清洁高效

  有人说,能源革命就是革煤炭的命。

  “但煤炭的命是能随便革掉的么?”多位煤炭企业的人士在不同场合对记者表示。这个反问带有一定的情绪,但依然有其不可攻破的道理,并得到了各界专家的认可。

  最少,有三个因素决定了煤炭的“命”依然可以保住。其一,是我国乃至世界的资源结构的特点;其二,是我国目前的能源供给结构和消费结构;其三,是除煤炭之外的其他能源目前还难以支撑大局。

  清华大学热能工程系教授毛健雄对记者表示,根据国际能源署以及BP等国际能源机构、公司的统计,从资源结构来看,世界化石燃料和铀资源的分布,除中东和南美,中国和世界的能源最终只能以煤为主。

  “这不是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一个国家的资源基本状况决定了它的能源结构和供给结构,以及能否出现大幅度的改变乃至发生革命性的变化。这是能源供给革命的前提。离开这个条件去谈能源供给革命无异于纸上谈兵。”毛健雄说。

  而从我国目前的能源供给及消费的总量、结构来看,煤炭的地位也是短期内无法撼动的。来自权威部门的数据显示,生产方面,2013年我国原煤产量37亿吨,原油产量约2.1亿吨,天然气产量1175亿立方米;生产结构中原煤生产比重为76.1%,原油为8.7%,天然气为4.2%,非化石能源为10.9%。消费方面,2013年我国能源消费总量37.6亿吨标准煤,其中煤炭消费量37.4亿吨,石油表观消费量5亿吨,天然气表观消费量1685亿立方米;消费结构中煤炭消费比重为65.7%,石油为18.9%,天然气为5.5%,非化石能源为9.8%。

  上述数据显示,煤炭无论是从生产还是从消费来看,占比都是绝对的重头。

  这从不同能源的发电量的占比可以进一步得到印证。2013年全国发电量5.32万亿千瓦时,其中火力发电量4.2万亿千瓦时,而水力、核电、风电、太阳能、生物质的发电量总计1.163万亿千瓦时。

  以10.9%的非化石能源去革掉76.1%的煤炭的命,这是难以想象的。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