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电改步伐可以迈得更彻底

2014-09-11 14:37
小鱼时代
关注

  近日,国家能源局在广东启动电力直接交易深度试点工作。种种迹象表明,电改方案出台的脚步已经愈发临近。然而,从目前披露的方案来看,如果电网输配最终没有分开,调度和交易又未从电网彻底独立,那么通过“网运分离”,使市场在电力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电改初衷,恐怕将大打折扣。

  今年6月,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会议提出,要抓紧制定电力体制改革和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总体方案。笔者从有关方面了解到,考虑到我国电力对外依存度很低,电改相对于油改,主要是改革国内体制机制,调整国内的存量利益,较对外依存度高的油改更具有可操作性,因此有关部门将先于油改,出台电力体制改革的总体方案。

  按照国家能源局最早的提法,电力体制改革要“实现电力调度、交易、结算的独立运行”。这不仅在2002年电改方案基础上进行了新的诠释,更明确了电网企业作为以输、配电为主要业务的服务型企业的转变。

  目前看来,电力体制改革主要内容,比较确定的是发电侧开展直购电,售电侧引入多元售电主体,中间则是电网由趸售改为收取固定过网费。尚不确定的是,输配分开是否会真的暂缓进行,调度和交易是否会真的仍旧保留在电网体系之内。

  如果目前这种假设是真的话,那么笔者对于电改的未来则多少抱有一些担心。

  如果电力体制改革总体方案照此出台,那么毫无疑问的,这又是一个多方博弈后的妥协产物。如果按照这一妥协方案进行电力体制改革,无疑会使“市场在电力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这一改革初衷有所折扣。

  业内公认的是,调度独立是电网的“七寸”,是打破电网垄断的抓手。调度之所以重要,是因为所有电能交易和输配必须通过电网进行调度,这也意味着电网一方面控制着发电企业的电力并网情况,另一方面控制着终端用户,这也是进行电能交易市场化改革一直没有推行下去的最重要原因,所有的交易必须通过电网的调度和输送完成,而一旦电网不能在新的交易价格体系中获益,将成为改革最大的阻碍。

  发电侧和售电侧“两头放开”的根本基础,是中间电力调度和电力交易独立,否则两头放开也很难保证电力交易的公正公平。由于调度是电力交易的核心,如果电力调度不能独立的话,未来电力交易又仍留在电网内部,那么恐怕这种妥协结果,会是使电力体制改革成为夹生饭。

  除调度独立外,还有一个难题是售电侧改革。在售电侧资产放开引入多元主体之后,现有隶属于电网的配售资产,究竟是在产权上与电网彻底剥离,还是另一个妥协产物,即仅是进行股权多元化的改革?如果仅进行股权多元化改革,又不允许社会资本控股售配电资产,那么独立于电网的配售侧市场也将难以建立。

  此外,在电改方案正式出台以后,届时趸售电的差价,将不再是电网的主要盈利模式。

  有鉴于此,为配合电力体制改革方案,国资委应尽快出台国资分类改革的具体措施,明确将国家电网和南方电网划入公益类或保障类央企,不再对电网业绩进行考核。这将使电网失去追求利润最大化的动力,从根本上减少电网对电力体制改革的阻力。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