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天天喊电改 口号响亮却无“干货”

2014-10-15 16:36
路过的码农
关注

   近日有媒体报道,新的电改方案经过多轮征求意见和反复修改,已下发相关单位征求意见。征求意见稿以“放开两头、监管中间”为原则,提出“四放开、一独立、一加强”:发电计划放开,即政府将不再制定发电计划;电价放开,除了输配电价由国家核之外,发电厂和用户之间可以直接制定电价进行交易;配电侧放开,新增的配电网,要允许社会资本进入;成立售电公司,允许民间资本进入;交易机构独立;加强电网的规划。

  令人担忧的是,该方案表面上很热闹,口号响亮,但实际上并无多少新意和“干货”:输配电价、直接交易、加强规划等都是喊了多少年的;交易独立则如壁虎尾巴,既可断也可生;配电增量放开,售电民资进入,算是新意,但可以预料其命运不会比大用户直接交易好多少。

  所以我们在这个时候,很有必要讨论电改的“最小方式”和合理路径。什么是“最小方式”?有两个基本判则,一是“最必要”,即使仅此一招也能基本达到改革目标;二是“不可逆”,即使后续改革停滞也不至于有害和倒退。

  以此准则,此前30年电力改革,只有“厂网分开”可称之为达到“最小改革方式”,而此前和此后,电力体制调整和政府管电方式一直在进行着,尤其是多家办电的实施,实际上是“发电放开”,在“厂网分开”前20年就大大小小地实施了,但这些都达不到“最小方式”,只是体制的渐变和量变。

  纵观今天的电力行业,诸多矛盾交织在一起,电改如温水煮蛙,缺乏实质动力。如今,量价、项目三项审批咬在一起;竞争性业务和垄断性业务咬在一起;行政垄断和自然垄断咬在一起;政策性业务和市场性业务咬在一起;主辅业务和主多业务咬在一起;上下游改革以及央地利益咬在一起;固有的发输配强连接咬在一起。诸多体制性因素搅合在一起,犹如“篓子里的螃蟹”,爬不出来。

  改革应从哪里下手,也一直是圈内争论最激烈的话题。从改革效果的角度讲,改革应从最关键环节下手;从改革方法论的角度讲,改革应从“最弱连接”下手。

  此轮电改的最低目标应要还原能源商品属性,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构建多买多卖的(现货)市场,让(场外)买卖双方都有竞争和选择。

  要达到这一改革目标,当前的最小改革方式应是“网售分离”,成立购售电服务公司。这既是最关键环节,又是“最弱连接”。

  购售电服务公司应承担现有电网公司全部营销业务(抄表、收费、合同、结算、用电信息、节能服务、低压故障排除、清洁能源补贴支付),同步公布全部初始输配电价。

  成立购售电服务公司之后,应有一段过渡期,过渡期内发电上网电价/用户目录电价/发用电购售结算关系“三不动”。下一步便是分区域搭建现货市场,应采用两部制电价、实时电价、节点电价,保证清晰的时间信号和空间信号;同时分省放开用户,并设立最低标准和时间表;成立市场性的购售电公司,发电企业优先。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