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新旧能源“冰火两重天”

2014-12-23 11:33
苏子言岁月
关注

    随着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能源发展的涵义和前景也出现分化,新旧能源将面临不同的政府政策和成本环境。

  典型的“旧”能源是煤炭行业,发展进入“寒冬期”。从需求侧看,随着经济增速明显放缓,煤炭需求疲软,而雾霾治理下的煤炭替代和控制也挤压了煤炭能源发展空间。2020年控制在42亿吨的目标,更是给煤炭行业的未来扩张设定了“天花板”。从供给侧看,在2012年前煤炭牛市的推动下,煤炭快速大幅投资。据估计,现有煤矿产能超过40亿吨,在建和技术改造煤矿规模超过10亿吨。一方面,随着在建和技术改造煤矿陆续投产,煤炭行业的供给能力不断增加;另一方面,由于治理雾霾等原因,煤炭需求很难得到提升,甚至在消费峰值出现后绝对量还会开始下降。因此,供给过剩将会成为未来几年煤炭行业的常态。随着庞大的能源消耗带来的环境问题集中爆发,对煤炭进行替代、严格控制煤炭消费,已成为无法回避的问题,煤炭行业发展陷入困局,需要另寻出路。

  通过限制产能以平衡供需和维持价格确实是短期唯一出路,但具体执行问题很大。首先,煤炭新建产能投资金额很大,大量资金来源于银行贷款,投资者面临很大的财务压力,因此有很强的释放产能冲动,容易陷入“低价量长”的循环;其次,煤炭市场供过于求,限产者面临很大的风险,因为其他煤炭企业既有动力也有能力增产走量;再次,我国煤炭行业集中度较低,各利益方的协调问题会使得限产的有效性大打折扣。

  因此,发展煤化工,特别是煤制油和煤制气,推动煤炭同时作为燃料和原料,可能会成为未来发展的方向和煤炭行业自救手段,但需要特别谨慎对待。发展煤化工有很多理由,比如中国“富煤少油贫气”的资源禀赋条件,较低的煤炭成本和人力成本,相对短缺的油气供应等。从带动GDP、就业和税收等角度,煤炭资源丰富省份的政府也有很强的激励来刺激煤化工发展。但问题其实没那么简单,主要问题是煤化工面临的约束,取决于是否有利于环境治理。环境治理的政策风向变化,会使煤化工的市场空间和利润面临很大的风险。

  因此,在雾霾治理的背景下,基本上可以预期,煤炭野蛮生长已经成为历史。未来煤炭行业发展的出路首先在于改善自身经营状况,剪除落后过剩产能,提高整体运营效率。煤炭行业寻求变革的另一个突破点在于煤炭清洁化利用,通过煤炭清洁化利用,减少煤炭利用过程中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污染物排放,缓解煤炭产业和环境治理之间的矛盾,减轻雾霾治理而导致的煤炭替代压力。

  作为“新”能源的清洁能源发展似乎前景一片光明,但困难也很多。长期“以煤为主”的能源结构是由两个因素决定的:一是资源禀赋;二是煤炭的低价优势。因此,清洁能源发展需要面对替代能源的来源和高成本的问题。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