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电力改革:从“无谓损失 迈向“做大蛋糕”

2014-12-02 15:05
林契于宸
关注

   我国的改革的起点,也就是目前整个电力工业、行业的管制规则、产业组织、企业市场力、价格体系方面还存在着较多的“无谓损失”,对这些无谓损失的消除,就是“做大蛋糕”的过程。

  改革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特点就像一筐螃蟹,互相咬着。从哪里开始下手,什么样的改革顺序,需要取消哪些规则,而又需要建立哪些规则与基础设施?这都考验着政府的领导力,考量着政府的改革意愿,考察着这个市场既有的健康与问题大小程度。所谓的“顶层设计”的想法,希冀通过制定完善的蓝图,从而按图索骥,上帝般的设计一切、安排一切,可能只是不切实际的想法。

  体制改革的方案是无法外生的,即使是有最高层的强烈意愿。改革的过程,无疑将是一上下互动的复杂过程。改革的顺序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不同的改革顺序可能带来完全不同的结果。

  比如目前,售电侧放开在先,而输配改革在后,这种情况下,垄断势力对监管者的“俘获”以及信息不对称的客观存在,可能造就一个高昂的输配电成本标准。在这样一个标准底下,垄断的电网一方面是批发商,又兼做零售商(既有业务),而且其批发价格(上网电价+输配加价)跟零售价格(目前的终端销售电价)是一样的。这种情况下,新的售电者怎么可能出现,出现了怎么可能生存?放开市场(乃至混合所有制)与打破垄断,无疑打破垄断是首先需要做的,否则就是最“坏”的自由市场的私人垄断,甚至要坏于行政垄断,改革涨价的风险是很高的。而涨价一旦出现,改革本身可能就会被抵制与诋毁,从而形成对决策者更大的压力,改革失败的风险是很高的。

  改革无疑涉及利益调整,任何的改革都有赢家与输家,但是利益调整、零和游戏显然不是电力改革的全部,否则改革就应该叫做“你死我活的斗争”了。我国的改革的起点,也就是目前整个电力工业、行业的管制规则、产业组织、企业市场力、价格体系方面还存在着较多的“无谓损失”,对这些无谓损失的消除,就是“做大蛋糕”的过程。这些无谓损失可以略举几个例子:

  1. 长距离输电定价

  举个简单的例子可以很方便的说明。

  一种情况,内蒙向山东送电,山东自然要求落地电价不高于本地上网电价(比如假设为4毛一度),否则还不如自己建。内蒙的电厂发电成本2毛,输电电网成本1毛5,电网输电差价2毛,还可以赚5分。但是,由于本地电厂外送了,本地的用户无电可用,现在只好用高成本电厂的电,比如发电成本3毛,用电3毛5。查查目前的蒙东销售电价目录,这一体系尽管是示意性的,但是基本与实际情况一致。

  另一种情况,山东自己满足自己,内蒙古不搞外送电(高成本电厂自然不需要建了),本地电价2毛5(5分是本地输电成本,由于距离近,小于送到山东的送电成本),然后内蒙古说为了安慰一下电网无电可输的心情,免费给你6分钱。

  对比这两种情况可以发现,山东价格不变(4毛),本地电厂价格不变(2毛),内蒙古用户第二种情况每度电支出3毛1,比第一种少4分,而电网赚6分,也比第一种情况收益更高。取消输电的安排后,大家的“境况”都至少没有变差,本地用户与电网还变好了。

  这是为啥呢?这根源于电网的输送成本完全属于交易成本,谁也没得到好处,属于尽可能减少的部分。本地用户由于靠近电源侧,在价格竞争上更有优势,电力只有充分满足本地需要后,才会有外送的动力。

  但是在目前电力系统中,四川水电大发的情况下,本地甚至出现过用电紧张,却要长距离、耗费高成本运到千里之外,这在有效率、市场化的电价体系内是无法想象的。更有甚者,“外送电价不高于本地上网电价”居然成为外送电的原则,这是显著的“缩小蛋糕”造成效率损失的做法。在起作用的电力市场条件下,本地的用户由于可以节约输电成本,无疑相比远端用户的竞争力更强,这也是整体效率提升的要求。

  事实上,唯有“做大蛋糕”,即使出现“输家”,系统才有新的额外的剩余去补偿输家,以上例子本地用户可以补贴电网就是例子。这样,改革才能促进更多的利益主体的参与,得到更多的支持。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