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水电开发不该因经济新常态减速

2015-01-21 15:26
小鱼时代
关注

   最近几年,随着经济增速的放缓,我国进入了稳增长、调结构的经济新常态。全国各地对能源和电力需求的增长,普遍低于预期。在这种新常态下,作为我国最重要的清洁能源和可再生能源水电,正在遭遇新的挑战和发展瓶颈。

  水电最显著的一些特点就是建设周期长和输送距离远。这经常会使得国家在经济快速发展时期上马的大批水电项目,在真正投产的时候却遭遇到了市场饱和、难以消纳和输电线路建设不同步的困境。2014年以来,由于我国仅次于三峡的溪洛渡、向家坝、锦屏等我国第二、三、四大的水电站的相继全面投产,我国西部水电的送出能力和消纳都出现了较大矛盾。云南、四川这两个国家最大的水能基地,都出现了严重大量弃水。

  四川是我国水电的第一大省,四川、云南和西藏三个省份所拥有的水能资源占全国80%以上。目前四川水电所遭遇的大量弃水问题,不仅在云南同样存在,而且更为严重。(西藏的水电目前几乎还没有得到开发。)也就是说,在经济增速经常波动的情况下,如何保障又好又快的发展水电,是我国水电发展所面临的共同课题。

  面对当前的现实,也有人建议,既然水电的消纳困难,就应该调整积极发展水电的国家政策,减慢我国水电的开发速度。而笔者则认为:如果那样的话,当我国下一次的经济高潮到来的时候,我们又不得不迅速上马一批见效快的火电,以解燃眉之急。长此下去,我国的能源结构只能是越来越糟糕。

  当然,我们积极发展水电的政策,也有很多值得反思的地方。例如,水电开发过度的依赖市场的竞争,而缺乏站在国家层面的规划指导。例如,在电力体制改革以前,我国的“十五”规划,曾把金沙江中游的龙头水电站虎跳峡作为金沙江上首先要开发的目标。但是在电力体制改革十几年之后,由于龙头水库电站的开发回报率低,目前我国金沙江中、下游的所有电站几乎都已经得到了开发,而虎跳峡这个社会效益最巨大,对改善我国水电的电能质量最重要的龙头水电站,却已经变成了一个悬而未决的难题。不妨设想一下,如果我们能像建设三峡工程一样,以国家的投资结合市场化的商业开发,优先开发了虎跳峡水电站的话,那么无论是今天四川,还是云南的水电,恐怕都不会产生如此严重的弃水难题。

  虎跳峡龙头水库开发滞后的影响,只是一个流域梯级水电开发不够合理的典型。事实上,电力体制改革之后,我国很多流域的水电开发,几乎都把经济效益较低,而社会效益最重要的龙头水库电站的建设排在了流域开发的后面。这种结果必然会导致,前期开发的水电站调节性能不好,电能质量不高,汛期、枯期的发电量相差距大。夏季电多得送不出去,不得不大量弃水,冬季又严重缺电,不得不依靠大量的火电补充、应急。这就是当前我国水电发展的现状。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