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专家:我国电价应比现行高些

2015-02-17 02:01
魏丁小陆
关注

   评价电价高低时,我们想明确指出的是,价格本身的国际比较和占家庭消费比重的高低没有太大意义。由于各个国家资源禀赋不一样,富裕国家可能电价不高,发展中国家可能由于成本高而被迫支付较高的电价。因此评价电价的高低需要看价格是否反映了电力生产的全部成本。从这个角度看,中国的电力价格在两个方面偏离了成本。尽管在发电侧存在众多的企业,电力市场存在竞争,但由于政府没有对发电过程中产生的污染排放征税,污染排放的成本并没有进入电价,因而电价低于其实际耗费的资源。在输配电环节,由于电网的垄断经营,过度投资、X-非效率,以及价值向上下游转移等问题或大或小存在,综合现有的研究成果看,把发电侧的污染成本加上,把输配环节的“水分”挤出去后,电价还是应该比现行的高。

  由于中国民众和政府认为用电是基本公共服务,是生活的必需品,因而在制度上建立了工商业补贴居民、城乡同价,以及电网企业承担电力普遍服务的功能。一般而言,工业用电电压等级较高,用电量大,供电成本较低,而居民的用电供给成本较高。相对于农村居民,城市居民的用电规模性明显,运输线路较短,因而供电成本较低。相对于电压等级较低的用户,高电压输电成本较低。与供电成本相悖,在中国的电力价格体系中,工业电价较高,而居民电价较低;城市居民电价较高,而农村居民电价较低;高电压等级的电价较高,而低电压等级的电价较低。

  这样的制度安排很难评价。从不好的方面看,由于补贴存在,价格不能反映成本,存在能源过度使用造成的效率损失。从好的方面看,电力行业的交叉补贴其实是某种形式的环境税,具有双重红利。电网企业利用在盈利领域(工、商业)的收益来弥补居民,是工业、商业电价对居民电价的交叉补贴。中国52%的工业能耗来自于高耗能产业。通过对高耗能高污染的行业收取高电价,相当于对其征收了环境税,倒逼高耗能产业转型,实现绿色红利。而对居民实行低电价,实际是把从高耗能产业征收来的环境税,返还补贴给了居民,增加了居民福利。交叉补贴这一“环境税”没有经过税收系统,而是直接通过电网系统进行了再分配。

  由于电网的自然垄断性质,政府对电力企业的监管一直是电力产业组织的核心内容。国际经验和大量的研究表明,没有有效的监管,电力企业会有三大问题:膨胀资产、X-非效率、价值转移。只要是成本加成高于借贷成本,电力企业总会扩张资产,这就是管制文献中著名的“A-J效应”(管制机构采用客观合理收益定价模型对企业进行价格管制时,由于允许的收益直接随着资本的变化而变化,被管制企业将倾向于使用过度的资本来替代劳动等其他要素的投入,导致产出是在缺乏效率的高成本下生产出来的)。由于没有竞争压力,垄断企业缺乏控制成本的动机,会出现各种人浮于事的状况。最后,电力企业还会以较高的价格采购关联企业的成本,较低的价格向关联企业销售服务。从这个角度看,新的国家能源局成立以后,对电力企业的上述三个方面的监管不仅没有进展,反而出现大幅度的后退。应该说,目前中国政府对垄断的监管效果不佳,原国家电监会的职能萎缩是电力改革走过的“弯道”。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电力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