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一块煤从黑到白的“旅行”

2015-03-09 15:28
小伊琳
关注

   我是一块黑色的煤,燃烧能带来温暖和光明。中国是世界上最早开采使用我的国家,西汉时期就用我取暖冶铁了,古人可是叫我“黑金”呢!

  但是,到了现在,人们对我是又爱又恨,因为我给人类惹了老大的麻烦。去年,济南做了个PM2.5源解析,我占了本地排放来源27%,打败了扬尘、工业生产和机动车,高居污染源榜首。真是不说不知道,一说吓一跳……这不,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我也“光荣上榜”。李克强总理说,深入实施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行区域联防联控,推动燃煤电厂超低排放改造,促进重点区域煤炭消费零增长。

  从黑金到“黑老粗”,我很受伤

  两千多年过去了,直到如今,我还占据着中国极其重要的能源地位,可以说,没有我,就没有机器轰鸣,也没有千家万户的光热,这真不是吹的。2013年,全国煤炭消费36.1亿吨。什么概念?这个数占全球煤炭消费总量的50.3%。我的兄弟——石油2013年在中国的消费量只有5.14亿吨。全国这么多省份里,山东对我的依赖尤其重,2013年用了4亿吨煤,占了全国用煤的1/10还多呢。

  虽然我还是最重要的一种能源,社会评价却一落千丈。从古时候的黑金,到现在被人家称为“黑老粗”,我也知道大家为啥不待见我,因为我产生能量的同时也带来严重污染。算算,我带来的大气污染物有: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烟粉尘……现在中国老百姓最大的“心肺之患”——雾霾,咳咳,我就是主要污染源之一。根据去年发布的《煤炭使用对中国大气污染的贡献》报告,2012年,我对空气中PM2.5年均浓度的贡献估计在51%,对山东贡献则在54%到64%,比对北京的贡献高出10个点。没办法,谁让山东的能源结构偏重呀。

  其实吧,怎么用我,产生的污染差别还是很大的。我造成的大气污染,最主要来源于煤炭散烧,我从叔叔婶儿、大爷大妈的蜂窝煤炉里和小锅炉那里造成的污染最大。你想啊,煤炉子出来的煤渣粉尘可是直接飘到空气里,闻着都呛鼻子,能不脏吗?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秘书长王志轩也替我解释,他举了北京的例子,北京燃煤污染最主要来自散烧煤,散烧煤主要来自城乡接合部和郊区。电厂燃煤量占北京全部燃煤量41%,但排放的主要污染物只占了可统计全市污染物排放总量的2.4%。此外,环保部2014年的数据显示,中国现有燃煤工业锅炉约62万台,年耗煤7亿多吨,烟尘、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量占全国32%、26%和15%,是造成雾霾的主要原因,也是整治难点。

  “洗干净”后,我也能咸鱼翻身

  看着我的高富帅兄弟石油和天然气,想想自己今非昔比,心里也是酸酸的。最近有个关于我的词儿挺火,叫“洗煤”。这词啥意思呢?就是把从矿井里开采出来的原生态的我身体里的杂质剔除了,把优质煤和劣质煤分门别类了。洗过之后,我就叫做精煤,再烧污染就少了。

  目前在中国,原煤入洗率不到40%。大家都知道,为了治理雾霾,2013年国务院出台了个《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这个行动计划就要求,到2017年原煤入洗率达到70%以上,让电厂和工业企业吃上更多的“细粮”。当然,对于我的洗澡水,比如煤矸石、煤泥、污水,国家也规定必须妥善处理,洗煤厂污水处理后全部循环利用,否则产生的污染也是很大的。

  这么一看,“黑老粗”的我仿佛洗白白后立马高大上了。事实上,光是把我洗洗,是达不到煤炭清洁使用的标准的。不管是工业机组还是锅炉,哪怕用的是低硫、低灰分的优质精煤,也必须在后期加上除尘、脱硫、脱硝的环保设施,才能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和烟粉尘达标排放。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