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钱、车两空?小区不让建充电桩特斯拉不让提车

2015-03-25 15:20
退思
关注

    近一年的时间,家住朝阳区某小区的武女士一直与小区物业、特斯拉公司打着一场持久战,三方关注的焦点是“充电桩该如何进小区”。在2014年5月交了6.5万元定金后,至今武女士也没开上车。“我现在就像祥林嫂一样,面对物业和特斯拉官方都要不停地说我的遭遇。”武女士激动地对记者说道。

    小区物业:电力条件不允许安装充电桩

    2014年初,武女士因为喜欢特斯拉的“互联网营销方式”以及个性化定制服务,专程到位于北京侨福芳草地的特斯拉体验店体验,并交付了1.5万元的购车定金。因急于提到新车,又交付了5万元来缩短等车时间。购买时,武女士专门咨询了建充电桩等问题,负责接待的客户经理当时保证:“特斯拉负责与物业沟通,派专人安装充电桩,并负责建桩费用”。

    “去年5月,我接到特斯拉的电话,问我有没有与物业协调好建充电桩的事情。”武女士说,自己当时一愣,因为订车时特斯拉承诺会出面协调物业,并负责安装。不过,武女士为能早日提到车,便开始主动与物业进行协调。

    经过几轮协商,物业部门负责人从起初的担心安全隐患,转变为同意由物业专门提供电工负责安装事宜,但停车位又成了问题。武女士所在的小区提供地下车位、地面车位、立体车位三种车位。出于安全的考虑,武女士与物业协商使用地下车位,采用长租或者购买车位产权的方式。但在开建的前夕,物业部门经理又以“小区电容不足,害怕产生断电等隐患”为由,拒绝了武女士的建桩要求。随后,物业部门提议武女士在小区外两侧马路、私人承包的车位上建充电桩,但因为露天、车位不固定、价格等因素,双方并未成交。

    记者昨日致电武女士所在小区物业部门,得到的答复是目前小区的电力条件不允许安装充电桩。“北京很多小区都不行,目前我们在等有关部门的通知,有可能对北京各小区的电路作出规范改造。”

    北京市科委新能源与新材料处处长许心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物业公司出于担心用电安全的考量,这无可厚非。针对这种情况,北京市科委联同北京市住建委已经开始对北京市的物业经理展开充电桩建设方面的培训,包括了用电安全、消防安全等内容,通过协调沟通化解业主与物业之间的矛盾。“这是一个多方协调沟通的事情,业主遇到难题可向我们投诉,我们会去现场与物业等各方协调。”许心超说道。

    特斯拉公司:迟迟不提车订单被取消

    2014年5月至今武女士与小区物业部门的拉锯战一直在继续,充电桩迟迟不能落地,而特斯拉公司可等不及了。

    “去年末我登录电脑查询,发现订单已经被取消了。”武女士说,特斯拉公司以车主无法安装充电桩为由,一直拒绝为武女士提车;再后来,特斯拉同意车主提车,建议车主能在公共充电桩上完成充电。在订单被取消的情况下,特斯拉在回应武女士退车要求时又希望她重新下订单,但概不退钱。

    武女士认为,特斯拉并没有兑现前期的承诺:派出专人协调物业、免费安装充电桩。另外,特斯拉负责销售的客户经理一直在变,而负责充电桩建设的部门也频繁换人,这使得她每次面对新的客户经理,都要把遭遇复述一遍,而销售和充电桩建设两个部门则一直采取相互扯皮、拖延战术。去年年末,武女士的订单在没有得到事前通知的情况下竟然被取消了,目前面临着无车可提,无钱可退的局面。

    特斯拉公关政策与充电总监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可能有极个别车主存在充电桩建设的难题,该负责人希望车主继续与特斯拉沟通来化解矛盾。针对车主订单被取消的问题,该负责人自称“不是销售部门,不了解情况”。

    “客户经理再换,但特斯拉的服务品质不变。”该负责人针对上述问题作出了如上表述。

    武女士为特斯拉闹心的这一年里,特斯拉公司也在经历着光环褪却后的跌落之痛。去年3月,特斯拉第一任中国区总经理郑顺景离职,接替者吴碧瑄在一年之后同样离职。目前,曾担任特斯拉中国超级充电站项目总监的朱晓彤成为第三任中国区负责人。与此同时,特斯拉中国正在进行一场大规模裁员,有媒体报道,裁员比例达到了30%。

    “那就砸了它!”在无车可提、无钱可退的局面下,武女士无奈地说道。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