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十三五”临近 内陆省份渴望上马核电项目

2015-07-08 09:50
龙凰
关注

  随着“十二五”接近尾声,呼吁内陆核电尽快启动的声音逐日增强。

  湖北当地官方媒体近日报道,该省打算在“十三五”(2016年~2020年)期间“争取国家同意,尽快启动咸宁核电建设”。

  中国核工业建设集团公司在不久前表示,江西瑞金高温气冷堆核电项目有望成为世界第一座商用第四代核电站,而且申请在2017年开工。

  据《第一财经(微博)日报》记者多方了解,国家发改委也在最近委托中国工程院对内陆核电站厂址进行了调研,论证在安全性上是否符合开工建设的条件。

  “我们希望内陆核电早一点启动。”参与调研的中国工程院一位专家此前对本报记者说,中国现在建设内陆核电项目是有条件的。

  内陆省份核电动作频频

  湖北咸宁核电项目、湖南桃花江和江西彭泽这三大内陆核电项目,被外界普遍看作可能成为第一批启动的内陆核电站。

  在近几年的全国“两会”上,湖南、湖北和江西都已提交了重启内陆核电项目的提案和建议。而如果没有受到2011年发生的日本福岛核电事故的影响,这3个省份以上核电项目可能已经开工。

  公开资料显示,国内目前10余个省已经计划部署内陆核电,如广东内陆地区、福建内陆地区以及四川、贵州、重庆、安徽、河南、吉林和黑龙江等省份。

  能源主管部门的官员今年频频调研核电项目。比如,根据福建当地媒体报道,5月7日至8日,国家能源局副局长刘琦实地调研漳州核电项目时表示,国家能源局将全力支持漳州核电项目加快推进。漳州政府网显示,1月20日,国家能源局核电司司长刘宝华也调研了漳州核电项目。

  地方政府也加紧进行关于内陆核电未来发展的相关工作。比如,贵州省发改委官网显示,4月12日,贵州省“十三五”核电规划专家组赴毕节市对核电小堆项目初选址进行踏勘调研。在调研期间,毕节市发改委副主任林文启表示:“毕节要发挥试验区‘先行先试’的政策优势,积极大胆地谋划布局核电小堆项目”,“争取将符合条件的选址优先在‘十三五’规划中布局核电小堆项目。”

  内陆省份欲用核电调结构

  为何内陆省份此时发展核电热情高涨?能源需求和结构调整可能是主要原因。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一名专家撰文指出,中国核电一直以来优先选择沿海地区建设,但经过改革开放以来多年的发展,客观形势已经发生了较大变化。“经济比较发达”和“一次能源缺乏”不再是沿海地区的独有特征。在内陆省份,尤其是一些发展较快且一次能源短缺的省份建设核电站不但是可行的,而且是必要的。

  类似以上文章的表述,也多次出现在地方政府官员在谈及核电时的会议讲话当中。“我们真的需要核电。”广东某市一位官员对本报记者说,“核电这么好的能源,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利用?”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姜克隽向本报记者分析,从现实方面来讲,作为最安全和最清洁能源,核电有助于地方政府进行能源结构的调整和能源安全的供应。与此同时,核电项目投资巨大,可以拉动地方经济的发展。

  2014年6月,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和新一届国家能源委员会第一次会议,提出了节约、清洁、安全的能源战略方针,确定了节能优先、绿色低碳、立足国内、创新驱动的能源发展战略。在姜克隽看来,核电无疑是中国实现“节约、清洁、安全的能源战略方针”的最佳选择。

  近日,中国向联合国提交了应对气候变化国家自主贡献文件《强化应对气候变化行动——中国国家自主贡献》。文件明确了中国自己到2030年的减排目标。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等机构此前估计,2030年中国一次能源消费总量将达到60亿吨标煤左右。核电等清洁能源在保障中国能源需求的增长,以及优化能源结构方面将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战略项目有望拉动地方经济

  有核电企业内部人士曾向本报记者分析,地方政府希望建设核电项目的另一个主要原因是,核电站投资数额巨大,其产出效益对地方经济的拉动,往往能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

  比如,投资千亿的福建福清核电项目就是如此。该核电项目是在2008年中国保增长的背景下,中央推出扩大内需4万亿元计划后进入实施的特大型重点工程,也是当时中国第一份落地的千亿大单。

  本报记者2014年在广东阳江核电站采访时,当地政府官员如此介绍,2013年,阳江各项主要经济指标增速均位居全省前列。而带动阳江经济发展的主要引擎就是世界上最大在建核电站——广东阳江核电站1号机组。

  在辽宁红沿河核电站采访时,本报了解到,红沿河核电站落户红沿河镇之后,该镇居民人均收入逐年显著提高,其中2012年人均收入达15991元,比上一年提高了12.2%。红沿河核电站的建设同时带动了整个核电产业链2000多亿元投资,为产业链上下游企业提供近3万个工作岗位。

  “我们国家目前是投资需求不足,应尽快把投资用于和环境改善相关的方面,而核电建设是改善环境的一个重要手段。”姜克隽说。

  4月15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在核准福建福清核电站5号机组时认为,核准这一核电项目既是优化能源结构的必然选择,也有利于巩固和提升中国装备制造业国际竞争力,带动有效投资,促进产业结构调整升级和经济稳定增长,推进节能减排和可持续发展。

  内陆沿海核电“无本质安全区别”

  对于核电的态度,担忧者认为,一旦发生核事故对于整个国家将是致命的一击。而与沿海核电相比,内陆核电则被认为更具危险性。

  “内陆核电和沿海核电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核电专家汤紫德对本报记者说,美国和法国大部分核电都在内陆,由此可知,发展内陆核电是安全的。

  法国电力公司中国区一位核电高级经理此前介绍,法国58台在运核电机组中,44台在内陆。公开资料显示,世界上位于内陆滨河、滨湖的核电站占投运核电站总数的一半。

  此外,国家核安全局在今年1月份发布的《核安全文化政策声明》显示,中国已经成为世界最大的核技术利用国家之一。目前中国在建的核电机组规模居世界首位。而正在运行的20多台核电机组保持良好安全业绩,从未发生二级及以上事件或事故,在建机组质量受控。

  中国核工业集团董事长孙勤在今年早些时候向媒体表示,日本福岛核电事故之后,中国对已经运行的核电站和在建的核电站都按照国际最严格的标准全部进行复查。复查以后,政府加强了监管,加强对标准规范的制定,加强了应急措施预案的提升。

  汤紫德表示,随着核电技术的不断进步,发展内陆核电更加安全。第三代核电技术AP1000对核泄漏的安全性比二代核电技术还要高得多。

  AP1000技术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先进、最安全、最经济的第三代核电技术。其最大的特点是,设计简练,易于操作,可以充分利用诸多“非能动的安全体系”,进一步提高了核电站的安全性,同时也能显著降低核电机组建设以及长期运营的成本。

  而本报记者不久前从国家电投旗下子公司国家核电技术公司获悉,AP1000依托项目4台机组(海阳和三门各2台)的核岛关键设备国产化计划任务目前已基本完成,海阳和三门AP1000项目竣工时间也得以加速。如果海阳和三门的AP1000项目能建成,对于中国重启内陆核电将有极大的参考意义。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