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电力网

火电

正文

地方政府密集签发火电路条:大干快上

导读: 不论是经济欠发达的河北、山西、辽宁、湖北等地,还是经济发达的广东、福建,都在今年推出了一批火电项目。

  在今年上半年煤炭行业普遍亏损之际,神华不仅没有亏损,反而还净赚逾百亿。据神华集团一位不具姓名人士表示,这其中最大的功劳是火电业务的快速增长。

  在煤价下跌的同时,火电成本也在下降,很大程度上弥补了同时拥有煤炭业务和火电业务的企业的损失,也刺激了更多火电项目落地投产。据调查,不论是经济欠发达的河北、山西、辽宁、湖北等地,还是经济发达的广东、福建,都在今年推出了一批火电项目。

  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上半年,火电项目新投产2343万千瓦,同比增幅高达55%;除了已投产外,各地已获得路条的火电规模约为2亿千瓦。

  密集签发火电路条

  炎热的8月即将结束,但各地上马火电的热情丝毫不减。就地方政府来说,推动火电项目最好的方式就是不遗余力地“批”路条。

  8月17日,即便是在京津冀大气污染严重的形势下,河北华电裕华火电项目也获得了路条,被列入河北发改委2015年火电建设方案6个火电项目之一。

  同样,辽宁省8月10日发布了3个火电项目获批的消息,福建省则在7月9日同意福建晋江热电厂扩建项目取得路条。而湖北省则在5月时便赴鄂州、荆州和随州等地现场调研,协调解决三地火电项目建设中的难题,力争这3个火电项目均能在2017年6月30日前投产发电。

  而山西省对火电路条的审批则更加密集。6月26日山西省核准了6个火电项目,6月4日核准了5个,5月13日核准3个,不足两个月,山西核准的火电路条多达14个。

  相比地方政府,大型发电企业、煤炭企业对火电项目更是“逆势”扩张。据中国神华近日披露,神华旗下的安庆发电项目、福建鸿山热电厂、重庆万州港电一体化项目,共计5000兆瓦已经顺利投运;同时,神华旗下格尔木电厂、胜利电厂、神东准东电厂项目等机组相继获得路条。无独有偶,今年上半年取得核准路条的,还有中煤能源平朔低热值煤发电项目、大屯热电项目及新疆准东五彩湾北二电厂等项目。

  坚挺的火电业务

  当前,煤价持续低迷,但火电的经济效益却持续向好。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煤价至今还维持在较低的价位,但火电成本却因此降了不少。此消彼长,拥有火电业务的煤炭企业很快替补了煤炭业务下滑的损失。

  中国神华在8月22日公布了2015年半年度报告,收入、净利分别同比下跌约为32%,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却高达117.27亿元。“原因就是神华的火电业务盈利能力非常强大,止损了神华煤炭业务的下滑。”煤炭分析师李朝林对《华夏时报》记者说。

  中国神华提供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平均售电电价,相较于2014年同期360元/兆瓦,下跌4.7%;然而,单位售电成本却比去年上半年241.6元/兆瓦下跌9.1%。2015年上半年,中国神华1千瓦时即1度电赚0.1236元,相较于2014年同期每度电赚0.1184元,今年的业绩略超去年。对此,中国神华给出的解释是,主要系电厂燃煤成本降低所致,且电厂耗用的煤炭主要来自神华煤。

  数据显示,2015年上半年,中国神华发电分部共耗用神化煤0.385亿吨,占其发电分部燃煤消耗量0.43亿吨的89.5%。煤价低、自用煤,让中国神华发电板块逐步“显山露水”。

  同样,永泰能源是一家以煤炭为主业的大型民营企业,去年因煤市疲软净利润同比下降14.95%,但今年上半年其净利润却同比上升20.6%,其原因也是火电业务贡献了13.9亿元的营收。

  “相比煤炭业务,火电利润还是挺丰厚的。”卓创资讯煤炭分析师刘杰表示。大唐发电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大唐发电管理装机容量约4152.1745万千瓦,其中火电为3437.08万千瓦,约占近83%。

  警惕火电产能过剩

  尽管目前火电的利润很可观,但目前火电已出现过剩迹象。

  “截至2014年底,全国火电装机容量约9.2亿千瓦,目前过剩超过2亿千瓦。”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张博庭透露。

  “火电过剩比想象得还要大。”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告诉记者。据统计,2015年上半年,火电项目新投产2343万千瓦,同比增长55%。而今年前五个月新核准的火电项目就达到800万千瓦。

  “今后那些在建的或拟建的火电项目一旦投产后,全国的火电将出现严重过剩。”厦门大学能源经济中心主任林伯强认为。华电集团企管法律部主任陈宗法近日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也认为,目前,全国电力市场进入普遍过剩时代,个别省份还出现了绝对过剩。

  8月初,中电联发布《2015年上半年全国电力供需形势分析预测报告》显示,上半年,全国新增发电装机容量4338万千瓦,其中新增火电装机2343万千瓦,占比超过50%。

  火电发展为何突飞猛进?《华夏时报》记者采访了解到,这或许与火电项目审批权下放有关。

  “此前,火电项目需发改委或能源局审批,审批较慢,但去年底审批权下放到省级政府,火电项目的获批就简单多了。”8月27日,一位不愿具名的地方官员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而经济下行压力下,地方也放松了对火电项目的审批。

  “目前已核准和发路条的火电项目的发电能力已超过‘十三五’新增电力需求。”国家能源局规划司副司长何勇健近日撰文警告称,如放任这些火电项目全部在“十三五”建成投产,则2020年火电将达到13亿千瓦,比2015年增加3亿千瓦,火电过剩会非常严重。

  2015年投产的火电项目只是一个开始。“即便政策强力助推新能源,但是火电一直提供了超过75%的电力能源,这种格局一时还很难改变。”据林伯强分析,未来几年还将会有一大批投产的火电项目,因为煤价已跌到最低点,火电还有很大的利润空间,企业便会不遗余力地推动。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