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电力网

核电

正文

核能发电重铸安全盔甲 发展核电事业任重道远

导读: 2011年日本福岛核电事故发生,核安全成为了全世界最重视的问题,国内核电站也相应作出了许多整改,坚持确保核安全为己任,高度重视福岛核事故后的经验反馈,进一步筑牢核安全防线。

  近年来,随着经济的发展,能源与环境的压力越来越大。专家预测未来20年我国的电力需求将是现在的两倍以上。“相比于其他发电形式,核能发电优势相当突出。实践证明,核能是一种安全、清洁、高效的能源。”环保部华东核与辐射安全监督站副主任韩文平表示。

  在近日由中国核学会承办的中核集团2015年核科普公众开放周活动中,记者走进核电站,与专家面对面交流,近距离感受核电的魅力。

  见证中国核电发展

  上世纪80年代初,我国政府首次制定了核电发展政策,大陆核电产业开始起步。1991年秦山30万千瓦压水堆核电站和1994年大亚湾100万千瓦压水堆核电站投入使用,我国先后又建设了秦山二期、岭澳、秦山三期和田湾核电站并陆续投入使用,核电机组陆续在沿海“开花”,目前我国核电站建造技术已进入成熟阶段。

  截至2015年5月,我国在建核电机组共27台。2014年,我国全年核电累计发电量为1305.8亿千瓦时,占全国电力总发电量的2.39%。

  “秦山核电站在30年间也实现了从30万千瓦到60万千瓦、70万千瓦再到百万千瓦的转变,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秦山在我国核电发展中发挥着重要的示范作用。”中核核电运行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刘志勇评价。

  记者走进秦山核电站时,9台运行机组正在不分昼夜地“劳作”着,其总装机容量达到656.4万千瓦,年发电量约500亿千瓦时,已成为我国核电机组数量最多、堆型最丰富、装机最大的核电基地。

  2015年5月7日,我国自主研发的三代核电技术“华龙一号”首台示范工程在福清核电站开工建设,标志着中国核工业在自主创新发展新阶段攀上了新的发展高峰。

  福清核电公司总经理蒋国元告诉记者,“华龙一号”融汇了我国30余年核电发展和运行的经验,与秦山核电发展有着深刻历史渊源和文化渊源。“‘华龙一号’作了很多改进,其技术已经站在世界核电技术前沿,其开工建设,为中国核电‘走出去’战略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

  “黄金人”护卫核电安全

  2011年日本福岛核电事故发生,核安全成为了全世界最重视的问题,国内核电站也相应作出了许多整改,坚持确保核安全为己任,高度重视福岛核事故后的经验反馈,进一步筑牢核安全防线。

  主控室值班操纵员24小时眼睛都不能离开屏幕,不断注意变化的数字和一直沿着时间平行移动的曲线,工作非常单调和枯燥,他们是被称为“黄金人”的主控室操纵员,是核电站有资格操纵反应堆装置的人员。国际核电界一直将操纵人员的培养视为维系核电站安全、可靠、经济运行的重要保证。

  之所以被称为“黄金人”,是因为打造一名操纵员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时间和财力,一个新员工如果想成为值长需要历时10~13年,耗资近150万/人,是黄金打造的人。

  同时,“黄金人”由于可以直接操纵反应堆,而更被认为是核安全的一道重要屏障。

  “田湾核电站1、2号机组是目前最先进的全数字化控制系统,仪表信息从现场级、机组级到全场级,层层往上送,到了主控室操纵员眼前的数据已是成千上万个。”江苏核电培训处科长、田湾核电站首位女“黄金人”周萍介绍,“黄金人”就要从这些数据中辨别出哪里是正常的,哪里是异常的,把风险扼杀在摇篮里。

  在田湾的主控室内,记者见到了当天正在值班的“黄金人”张祥贵值长,他向记者介绍目前反应堆运行情况以及每一天的工作内容,主控室内的工作氛围安静而严谨。

  核电的发展变迁,使得当初不少“黄金人”成长为了核电站管理者,比如江苏核电有限公司总经理魏国良、福清核电公司总经理蒋国元等,他们继续奋斗在核电之路上,为国家核电发展贡献力量。

  再铸安全“防护衣”

  刘志勇强调,福岛核电事故给核电站再次敲响警钟,秦山核电站为此进一步改进安全保障机制,再铸坚固“防护衣”。

  近两年,秦山核电站投入6.5亿元,将56个改进项整改落实到位,包括将海堤加高至10.2米,拓宽至14米,可以抵御“三碰头”事件的发生,即千年一遇的风暴潮、天文潮、强降雨的潮位同时叠加。

  此外,秦山核电站还拥有四道安全屏障:燃料芯块、核燃料包壳、反应堆安全壳、一回路压力边界。这更是从内部源头充分加强了核安全建设。

  在反应堆安全壳设计上,田湾核电站就采用了安全的双层安全壳结构,“既能有效防止在严重事故情况下内部放射物质的外泄,还能更好抵御例如龙卷风、地震、小型飞机撞击等外部破坏。”田湾核电站总工程师崔方水向记者介绍。

  历年来,中国核电站的选址建设非常慎重,都是建设在地震发生频率低、烈度小的基岩上,其地质结构十分稳定。

  “与日本不同,我们国家从南往北海岸线的大陆架非常宽广而平缓,沿海一旦发生地震引起海啸,其能量也会被大陆架缓解和吸收掉,不利于海啸的形成和传播。”蒋国元说。

  对于公众担心的核辐射问题,韩文平表示,辐射是无处不在的,即使没有核电站也照样会测量到辐射剂量,“如果没有发生明显变化,那就有理由相信,核电站并没有给周边带来不利影响”。

  秦山核电基地实行政府与企业的“双轨制”监测,除基地自身设置的14个连续监测点外,国家环保部门也有9个连续监测点,相关数据都是在网络上公开的。

  “我们一直在用最高的标准来指导核电设计、建造和运营,并把安全做到脚踏实地,我们对核安全的目标都要高于国外的同行业。”刘志勇强调,坚持安全第一和质量第一,是中国核电一直坚守的信念,而发展核电事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 电力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