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电力网

火电

正文

火电2016逆境求生:火电行业年度发展情况盘点

导读: 上网电价下调、煤炭价格上涨、利用小时数下降、计划电量减少、新增装机受限、超低排放改造提前……2016年已近尾声,燃煤发电行业却没能等到什么“好消息”。

OFweek电力 上网电价下调、煤炭价格上涨、利用小时数下降、计划电量减少、新增装机受限、超低排放改造提前……2016年已近尾声,燃煤发电行业却没能等到什么“好消息”。

国家政策导向十分明确:煤电不能再扩张了!《电力发展“十三五”规划》发布一月有余,风能、太阳能、水力发电行业均迎来了自己的“规划”,明确了未来五年的建设目标,煤电发展规划则迟迟未出台。时代变了,煤电角色变了,而当G20峰会召开、夏季空调负荷创新高、冬季集中供暖范围扩大,国计民生重担在肩时,煤电仍在坚守。

2016是“十三五”开局之年。“十二五”期间的耕耘开始在2016年开花结果,“十二五”期间的隐患亦在2016年浮出水面。当变革开始、辉煌不再,煤电不得不走出“舒适圈”,迎接竞争激烈却富有生机的未来!

过剩

审批建设“急刹车”

依托“三个一批”措施和煤电规划建设风险预警机制,“十三五”期间将煤电总量控制在11亿千瓦以下。

“十二五”过后,我国整体上处于电力富裕状态,“拉闸限电”逐渐成为历史。煤电机组运转不受自然条件影响,稳定的出力为经济社会的持续发展与平稳运行提供着保障。但随着经济增速放缓,社会用电量增长开始减速,加上可再生能源的迅速崛起,煤电机组开始越来越频繁地接到电力公司低负荷运行甚至停机的安排,机组设备闲置率普遍提高。

2014年,火电项目审批权下放,2015年火电项目环评审批权下放,地方政府对于煤电项目的投资热情迅速提高,新上煤电项目数量大幅增长。彼时仍在不断降低的煤炭价格,成为企业大量上马煤电项目的一大动力,发电企业、煤炭企业,甚至非能源类企业也来分羹。投资热度上升加剧了发电量增速与装机容量增速的不匹配,煤电市场迅速走向饱和。

国家能源局局长努尔?白克力曾指出,如果按照这样的发展态势,未来几年,我国煤电行业将会变成现在的钢铁和煤炭行业。为此,今年上半年,国家发改委、能源局接连下发《关于进一步做好煤电行业淘汰落后产能的通知》、《关于促进我国煤电有序发展的通知》、《关于建立煤电规划建设风险预警机制暨发布2019年煤电规划建设风险预警的通知》三份重要文件,提出要“取消一批,缓核一批,缓减一批”,除江西、安徽、海南、湖北外,28个省级电网区域被列为煤电规划建设红色预警地区。

中电联发布的电力工业运行简况指出,今年前11个月,全国火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数为3756小时,较去年同期降低了204小时,为2005年以来同期最低水平。经济下行带来的影响仍未消退,只有山东、江苏、河北三个省份的火电利用小时数超过4500小时。

煤电过剩问题在今年盖棺定论,“急刹车”来得及时。截至今年11月,全国6000千瓦及以上电厂装机容量15.7亿千瓦,火电10.4亿千瓦,其中燃煤机组约占9亿千瓦左右。《电力发展“十三五”规划》提出,“十三五”期间要力争将煤电装机控制在11亿千瓦以内,取消和推迟煤电建设项目1.5亿千瓦以上。前有总量控制目标,后有“三个一批”措施和煤电规划建设风险预警机制,煤电企业依靠扩大装机规模寻求发展的时代已宣告结束。

减排

超低排放全面提速

改造时间节点提前,鼓励措施日趋完善,超低排放改造推进顺利。

电力项目建设周期长,“十三五”期间仍将有近2亿千瓦煤电项目建成投产。煤电“过剩”也许在未来几年内还要为人诟病,但“污染”的帽子,煤电摘得坚决。

2014年被称作“超低排放”元年,明确了“超低排放”的概念,开始了最初的尝试。2015年则是各种技术路线在各种容量等级机组上的探索与推广,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提出,要全面实施燃煤电厂超低排放和节能改造。根据统计,2015年全国煤电超低排放改造助力电力行业减排成效显著,烟尘、二氧化硫、氮氧化物与此前排放峰值相比,分别下降了93.3%、85.2%、82.0%。

2016年,“超低排放”改造结束了蹒跚学步,开始奔跑。超低排放改造时限提前,东、中、西部地区满足改造条件的燃煤电厂要分别于2017、2018、2020年前完成相应改造工作。国家能源局、环保部于6月28日发布《关于印发2016年各省(区、市)煤电超低排放和节能改造目标任务的通知》,将改造任务分解细化。地方政府则通过出台相关配套政策,提高没电企业改造积极性:《山东省燃煤机组(锅炉)超低排放绩效审核和奖励办法(试行)》按照机组改造减排量与逐年“退坡”的奖励标准,给予当地企业总额超过2.8亿元的奖励资金;《山西省燃煤发电机组超低排放改造项目省级奖补资金管理暂行办法》以机组容量与脱硫系统改造方式确定投资标准,对2017年底前完成改造的机组给予相应奖补资金……

政策的出台让早先对于超低排放的反对与质疑声迅速减少。尽管超低排放在技术细节的规范、监测及评价标准、各地改造经济性与必要性等方面仍存在可以讨论与改善的空间,但当风能、太阳能等清洁可再生能源发电成本的不断降低,开始侵蚀原先属于煤电的市场份额时,“将自己打造为比燃气发电还清洁的电源”已是煤电谋求生存必须要走的道路。一年时间,已有越来越多的燃煤电厂实现了“全厂超低排放”。

环保改造在电力行业的强力推行也激发了环保行业的活力。多元化的技术路线让电厂有了更多选择,激烈的市场竞争下,环保改造成本不断降低,同时促进了环保行业整体水平提高。随着超低排放改造在电力行业内的迅速成熟,环保行业的未来或将移向燃煤电厂的三氧化硫、汞、废水、固废排放,并逐渐向非电行业延伸。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