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电力网

电力建设

正文

“途中跑”靠什么 2017年新电改还有哪些新看点?

导读: 2017年,电改步入“途中跑”,输配电价改革、电力市场建设、电力交易机构组建和规范运行、有序放开发用电计划、售电侧改革、燃煤自备电厂监督管理等等,应根据轻重缓急,掌控节奏推进。

2017年,电改步入“途中跑”,输配电价改革、电力市场建设、电力交易机构组建和规范运行、有序放开发用电计划、售电侧改革、燃煤自备电厂监督管理等等,应根据轻重缓急,掌控节奏推进。

新年伊始,业界期盼已久的电改重量级“靴子”陆续落地。

1月4日,一则“国家发改委出台输配电价定价办法”的消息,在央视新闻联播节目持续播出2分21秒。作为一个部门规章,能以如此时长,在以秒计时的新闻王牌平台进行深入解读,足以说明《省级电网输配电价管理办法》(简称《办法》)的重要性绝非寻常。

1月12日,国家发改委正式公布《电力中长期交易基本规则(暂行)》,明确“计划调度+直接交易为主的中长期”交易模式操作方法及流程。这一“操作手册”,为未来3年的市场化交易确定了“顶层设计”。

重磅政策的出台称得上“开门红”,2017年,渐入佳境的新电改还有哪些新看点,如何才能赢得“满堂彩”?

拒绝“旁观者”

如果说,2015年是新电改起步年,2016年则是提速年。

这一年,电改全面发力,不仅密集出台配套文件,而且取得了沉甸甸的成果:

这一年,释放出巨大的改革红利。1000多亿的真金白银源于输配电价改革、实施煤电价格联动机制、完善基本电价执行方式、取消优惠降低一般工商业电价、推动电力双边直接交易等多项措施带来的让利。

这一年,催生售电侧市场迅速壮大。据不完全统计,全国范围内已经注册成立售电公司约3000家,其中,广东售电公司数量超过300家,另有6省数量超过200家,8省数量超过100家。

这一年,全国范围电力交易平台纷纷成立。33个电力交易中心包括北京、广州2个国家级电力交易中心,以及31个省级电力交易中心(除海南省)。这些相对独立的交易平台,在发挥市场配置资源方面的作用愈发重要。

这一年,通过深化改革、市场启蒙,吸引了第一批市场成员,培育了第一批“吃螃蟹”的勇士。将电改的悲观者、怀疑者、旁观者,发展成为电力市场的参与者、支持者和建设者。如今,市场化交易的理念已经深入电力产业的每一个环节。“电也是商品,靠卖电赚钱”从过去不可思议的事情,变成身边实实在在的生意。

2017年,将迎来电改的第二轮爆发期,在保持速度、鼓励参与之外,“有序推进”的基调也将继续保持。这意味着,电改能否以一种多赢的方式进行,也是决定其成效的关键要素。就本轮电改的几个重点而言:作为红利释放最为集中的环节,售电侧改革的“鲶鱼效应”无疑最为重要,在直接调整利益的同时,将继续发挥巨大的吸引和放大效应,对整个行业产生强烈冲击;而作为基础和核心的输配电价改革,也会给业界以稳定预期,坚定改革发展的信心;有序放开发用电计划、电力市场建设和电力交易机组建和规范运行、燃煤自备电厂监督管理等三方面尚待新的突破。但这一切,应根据轻重缓急,掌控节奏推进。

步入“途中跑”

2017年,电改进程已步入“途中跑”阶段,推进相关举措需要紧锣密鼓,更需要脚踏实地,才能真正落地生根。要做到稳步前进,至少应该在以下几方面发力:

让输配电价产生积极的驱动力。《办法》已经透露出监管部门的态度。比如,对于监管周期新增准许成本之中的“其他费用”一项,明确为“参考不高于电网经营企业监管期初前三年历史费率水平的70%,同时不高于监管周期新增固定资产原值的2.5%核定”,需两个条件必须同时满足才行。再比如,对于准许收益中的营运资本,明确“营运资本按不高于监管周期前一年电力主营业务收入的10%核定”,给出的明确限制是,核定基数为“电力主营业务收入”,核定比例“不高于”10%。下一步,应关注第二批12个省级电网,其余14个省级电网以及区域电网,乃至跨区跨省线路的输电价格。对于四川、陕西、广西、云南等地的地方电网,也将参照《办法》,科学核定地方电网和新增配电网配电价格,研究建立常态化监管制度,积极推动电力市场化交易。

让售电侧市场继续成为引爆点。2016年,超出预期的收益,让先行布局的售电公司赚得盆满钵满。问题在于,简单粗暴的价差模式引发人们对现有售电公司盈利能力产生怀疑,未来,需要通过能源+互联网培育出有综合服务能力的售电公司,才能让人信服。此外,首批105个新增配电网试点运行情况值得关注,尤其是考虑到国家能源局发布《首批多能互补集成优化示范工程评选结果公示》后,当多能互补叠加增量配电,引发的多种能源、多种系统融合的空间,必将让人浮想联翩。

让电力交易中心承担前沿引导作用。在完成基础的组建工作,并完成初期的市场启蒙任务后,下一程如何发挥引导作用,将成为电力交易机构必须直面的问题,跨区消纳或许成为一个亮点。在共享电改红利之时,需要考虑的问题就是,改革成本如何分担?尤其是面对日益突出的新能源消纳问题,如何打破省间壁垒,建立跨区消纳新机制?目前看来,解决之道有赖于软硬件两方面的建设,硬件建设包括:火电等电源的系统灵活性改造、跨区输电通道建设等,这涉及调峰辅助服务分担机制的建立、跨区输配电成本和定价办法;软件建设目前各方关注点在于,具有约束性的新能源消纳配额制、绿色证书交易机制的建立。而这些,都有赖于交易中心平台的市场化作用发挥的程度。

探索有中国特色的电力市场模式。对电力市场而言,“无现货,不市场”的观点已经得到认同,而中长期交易,更是电力市场的基石。在我国双轨制现实条件下,新近公布的电力中长期交易基本规则提出的“计划调度+直接交易为主的中长期”交易模式,是走向“现货+中长期”的重要一步。此次规则首次全面考虑交易品种、全流程设计,以市场机制激发市场主体的参与热情。以避险手段为例,在合同转让交易部分,首次提出用户之间的“用电权交易”概念,并明确了操作细则,合同转让交易原则上应早于合同执行3日前完成,这意味着,用户只要提前3天判断无法按照合同执行部分电量,即可进行转让避险。

跨年之际,一则福耀玻璃集团董事长曹德旺在美国建厂的消息,引发业界对中美制造业成本对比的同时,也让电价再度成为各方关注焦点。由电价反思电改,需要明确,降电价不是电改的最终目标,其终极目标应该是,通过 提升行业效率、改善系统灵活性,调整能源结构,降低用能成本,增强我国产业的国际竞争力。

2017年,电改将步入深水区,撸起袖子加油干。

2017年,电改将迈上新台阶,而今迈步从头越。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