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深度解读:起底陕西千亿矿权迷案

2019-01-10 14:28
角马能源
关注

当你举起屠刀时,你也必将死于屠刀之下?

对于陕西榆林人赵发琦来说,1月8日晚上终于可以睡个好觉。过去13年,这位身处榆林“千亿矿权案”旋涡中心的退伍军人一直在焦灼中等待结果。

如今,这起曾轰动一时的民事诉讼案件因央视前主持人崔永元的举报再起波澜。

1月8日晚,中央政法委发布消息称,将牵头成立联合调查组,调查这起案件卷宗丢失等问题。随后,最高人民法院党组回应,坚决拥护联合调查组,将全力配合调查组工作。

“千亿矿权案”围绕陕西榆林市一处名为波罗井田的煤矿合作勘察合同民事纠纷,关系着这个价值千亿的煤矿最终花落谁家。

这是一起扑朔迷离的案件。2017年12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曾作出判决,赵发琦和他所在的榆林凯奇莱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凯奇莱”)胜诉。

但离奇的是,在作出该判决的一年前,该案二审全部卷宗一次性丢失,事发地点正是审理该案的位于北京东交民巷的最高人民法院本部。

这正是崔永元的举报内容之一。他还称,案卷丢失后,有关单位未对此事进行报案,也未进行内部调查,更未对任何人进行查处,卷宗去向成迷。

在拿到最高人民法院的胜诉判决书时,赵发琦在接受采访时无奈地说:“我对很多人说过,我对这个结果,表示沉默。”

一年后,2018年12月19日-21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北京举行。会议强调,要支持民营企业发展,营造法治化制度环境,保护民营企业家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结束5天后,崔永元实名举报。又13天后,中央政法委宣布牵头成立联合调查组。

千亿矿权之争

位于陕西最北部的榆林市处在黄土高原和毛乌素沙地交界处。

从榆林一路向北,到神木、店塔、大柳塔,再跨过乌兰木伦河到内蒙古上湾,到鄂尔多斯市,这条200多公里的通道被誉为“中国能源走廊”。

作为“能源走廊”的起点,榆林市的煤炭储量极为丰富。数据显示,榆林煤炭预测储量超过2700亿吨,探明储量近1500亿吨。

早在1982年12月,陕西185煤田地质勘探队经过近一年勘查,在陕西神木、府谷、榆林7894平方公里的含煤面积内,提交877亿吨的找煤报告,惊动中央。

两年后,新华社发出一条电波传遍全球:“陕北有煤海,质优易开采。”从此,沉睡上亿年的鄂尔多斯煤海(包含内蒙古鄂尔多斯、陕西北部、宁夏、山西和甘肃一部分)开始苏醒。

按照当时探明储量,这片煤海相当于50个大同煤矿,165个抚顺煤矿。

1984年11月6日,为了开发鄂尔多斯煤海,国家成立中国精煤公司;半年后,中国精煤公司更名为华能精煤公司,正式拉开开发神府东胜煤田(鄂尔多斯煤海核心区域)的大幕。

十年后,以华能精煤公司为基础,神华集团成立。

当陕北煤海被发现时,出生于榆林米脂县的赵发琦年仅16岁。21年后,他的命运会与该市的另一个贫困县——横山县(现为榆林市横山区)发生交集,成为他人生的“滑铁卢”。

尽管榆林市54%的面积含煤,煤炭给当地民众带来巨额财富,但横山县直到近年才成功脱贫。轰动一时的陕北“千亿矿权案”便发生在这里。

和“能源走廊”沿线其他因煤而兴的城市一样,横山县的居民也期盼这些埋在地底深处的黑金能够带给他们财富。

早在2002年7月,西勘院取得波罗井田普查的探矿权,面积为279.23平方公里,有效期至2005年4月25日。后来,经延续与变更手续,西勘院对波罗井田的勘探面积拓展至340平方公里,探矿权人未变。

此时,36岁的赵发琦通过承包工程积累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当得知有机会参与到煤炭生意中时,他决定豪赌一次。

赵发琦通过旗下公司凯奇莱与西勘院签订《合作勘查合同书》。双方约定,凯奇莱支付西勘院前期勘探费用1200万元,后者同意前者拥有该普查项目勘查成果80%的权益。

但对于签约时间,双方却各执一词。合同显示,签约时间为2003年8月25日,但事实上,凯奇莱公司直到2003年12月5日才成立。根据西勘院的说法,合同的真实签约时间为2004年2月19日,之所以将合同落款时间提前半年,是为了规避一项政府决议。

2003年10月20日,陕西省政府第21次常务会议纪要形成决定:陕北尚未登记探矿权的煤炭资源,一律由省政府安排登记直接掌握,由省政府安排财政资金开展勘查。

此外,对于此前已给予探矿权的单位,一律视作代表政府实施勘查,探矿权人无权处置探矿权,其探矿权是否转让、转让给谁、如何转让,一律由省政府根据基地建设总体规划和转化项目落实情况作出决策。

新政策下,西勘院与原合作方山东鲁地矿业有限公司解约,并开始寻找“能帮助突破省政府第21次会议纪要”的新合作伙伴。

赵发琦的凯奇莱成为那个新的合作伙伴。对于这家成立于合同落款时间之后,且涉嫌虚报注册资本的公司,西勘院最初给予了充分的信任。

随后,双方对波罗井田进行详查及精查,并对该矿区的探矿权经法定评估机构评估后,报送陕西省国土资源厅备案。

双方在 2005年10月合作完成详查工作,勘探出波罗煤矿煤炭储量为15.6亿吨。

根据陕西省发改委相关文件,波罗井田面积339.2平方公里,地质储量15.68亿吨,可开采量10.98亿吨。以市场价计算,价值超过千亿元。

当得知这一结果,赵发琦估算一年可能有几十亿收入。如果不出意外,他将跻身腰缠万贯的“煤老板”行列。

但赵发琦的财富梦很快因西勘院变卦而破碎。他也因此陷入长达12年的官司,并遭遇一场牢狱之灾。

2005年,西勘院发函凯奇莱公司,称其与凯奇莱签订的合同与“21次常务会议纪要”有关政策不一致,要求终止合同,并退还赵发琦此前支付的1200万元。

2006年4月14日,在已签署波罗井田勘探合同情况下,西勘院又与香港益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香港益业”)签订合作勘查合同书。

至此,波罗井田被疑“一女二嫁”,赵发琦面临被踢出局。

漫漫官司路

性格倔强的赵发琦不愿妥协。

2006年5月,在协商无果后,凯奇莱以违约为由,将西勘院起诉至陕西省高级法院,请求判定后者履行合同。

当年10月19日,陕西省高院一审判决凯奇莱胜诉,理由是双方2003年所签合作勘查合同“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认定合同有效”。

但西勘院对此不服,上诉至最高法院。

据《财经》杂志报道,最高法院审理期间,2008年5月4日,陕西省政府办公厅曾向最高法院发出一份《关于西勘院与凯奇莱公司探矿权纠纷情况的报告》。

这份报告内容包括“西勘院与凯奇莱的合同没有完成备案,没有实施,应属无效合同”、“省高院一审判决对引用文件依据的理解不正确”、“执行一审判决将造成国有资产严重流失”等。

2009年11月4日,最高法院作出裁定,撤销陕西省高院一审判决,将该案发回重审。

这次裁定后来被指存在干预司法的嫌疑。

该案发回重审后,2010年8月30日,陕西省政府专题党组会决定,由省监察厅会同省法制办、省工商局组成调查组,对凯奇莱与西勘院合作勘查相关问题进行专项调查。

此后,赵发琦和陕西省政府各级部门不断周旋。

2011年3月30日,陕西省高院作出判决,认为西勘院与凯奇莱为规避“21次会议纪要”恶意串通,损害国家利益,双方合作勘查合同为无效合同。

凯奇莱不服,赵发琦于2011年4月29日向最高法院提起上诉。

期间,赵发琦曾被榆林市公安局以涉嫌虚构注册资本罪刑拘,在看守所关押133天后被取保候审,后被榆林市中院宣判无罪。

经历牢狱之灾后,赵发琦并未放弃。

2017年1月,最高法院公开审理该案。同年底,最高法院作出终审判决,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适用法律均有错误,认定西勘院与凯奇莱签订的《合作勘查合同书》有效,双方继续履行,且西勘院向凯奇莱支付违约金1365万元。

凯奇莱的胜诉,后来被认为是一起优化营商环境、维护民营企业权益的的标志性案件。

但当拿到赵发琦胜诉书时,他却高兴不起来,这场胜诉未能让他拿回波罗井田的矿权。

根据最高法院的终审判决书:“凯奇莱公司关于判令西勘院向其转让……煤矿探矿权的上诉请求,缺少探矿权转让的合同依据,不符合法律、行政法规对于探矿权转让的规定,本院不予支持。”

如果按照这个结果,或许意味着“凯奇莱胜而未胜,西勘院败而未败”,波罗井田的探矿权仍归后者持有。

事后,赵发琦接受采访时说:“一个案子,二审本来3个月就能完成,结果审理了十几年。这个案子经历了6任省长、3任省高院院长。一个民企耗了十几年,我能说满意吗? 我对很多人说过,我对这个结果,表示沉默。”

案件转机

但赵发琦并未真的沉默,他一直在等待。

去年11月1日,习近平在北京主持召开民营企业座谈会时强调,所有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完全可以吃下定心丸、安心谋发展。习近平强调,要抓好6个方面政策举措落实。

这意味着,民营企业将从税负、融资等多个方面,获得更进一步的政策支持。

此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12月19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会议强调,要支持民营企业发展,营造法治化制度环境,保护民营企业家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

这起“千亿矿权案”得到崔永元的关注。这位前央视名嘴让这起案件重回公众视野,他更是将矛头直指最高人民法院。

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结束五天后,崔永元在微博上发布一篇名为《你怎敢这样离奇?》的文章。在该文中,他讲述了一个民国时期的故事。

这个故事的梗概大致为:

民国时期,一位名叫周羌法的县长收到佃农李某一个诉状:李某承包十里亭庄山坡万余亩七十年,与庄乡公所契约,山坡地一切财富在契约期内均归李某所有。数月后,李某发现承包地里有煤矿,十里亭于是毁约,单方面撕毁合同。

周县长接到诉状后准备判李某赢。但十里亭官员、望族乡绅连夜拜谒县太爷,于是县长又准备修改判令。但是,负责该案子的文书不从命。

后来,部分准备存档的状纸忽然丢失。而后,周县长拟新状,命令文书签字画押,文书誓死不从,周县长便“依文书签押状重具,改判决”。

这个故事的结局是:“文书仁侠公义,告发至直隶督军府,县长周羌法伏法。”

随后,崔永元发布一则“陕北千亿矿权案卷宗被盗两年至今无下落”的帖子。

崔永元的举报使最高人民法院三天内两度公开回应。

第一次是在2018年12月27日,最高人民法院指出,榆林市凯奇莱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与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合作勘查合同纠纷案已于2017年12月16日作出终审判决,12月21日送达双方当事人,并于当日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开。

最高人民法院还称,该案二审卷宗已于2018年9月26日归档,目前完整保存在最高人民法院档案处,并指出前述举报为谣言。

第二次是在2018年12月29日。最高人民法院回应:“已启动调查程序,欢迎崔永元等知情人士提供情况,如发现工作人员违反审判纪律,将依法依纪严肃处理。”

最高法第二次回应的次日,一则疑似最高人民法院法官自述视频在网络上流传。

视频中,这名自称王林清的男子讲述,作为陕北千亿矿权案的承办人,他在准备写判决书前发现原存在自己办公室的案卷被盗。

根据这名男子讲述,案卷丢失后,他立刻向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庭长报告,后者去调取了监控。但是监控却黑屏了。

公开资料显示,王林清是陕北千亿矿权争夺案的承办法官,现任最高人民法院二级法官。2012年,他被评为“全国法院办案标兵”,从事民商事审判二十年。

疑似最高人民法院法官曝光内情让这起案件案情愈加复杂。

1月8日晚上22:06,崔永元发了一条微博:“人人依法,各个爱国,我爱我的祖国。”这是他对中央政法委宣布牵头成立联合调查组的回应。

当晚,中央政法委发布消息称:“针对网上反映最高人民法院二审审理的陕西榆林凯奇莱诉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合作勘查合同纠纷案卷宗丢失等问题,近日,由中央政法委牵头,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参加,成立联合调查组依法依纪开展调查,相关事实查清后将向社会公布。”

最高人民法院党组随后回应,坚决拥护中央政法委牵头的联合调查组调查“千亿矿权案”卷宗丢失等问题,将全力配合联合调查组工作。

随着由中央政法委牵头成立的联合调查组的介入,赵发琦很难再保持“沉默”,萦绕在千亿矿权案上的迷雾这次能拨开吗?

参考资料:

1.千亿矿权之争,《财经》杂志,2013.7

2.“千亿矿权案“前世今生及未了局,重案组37号,2019.1

3.千亿矿权案被爆丢失案卷:当事人称胜诉后无法执行,界面,2018.12

4.榆林市凯奇莱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与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合作勘查合同纠纷一案二审民事审判书(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1)民一终字第81号)

文/严凯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