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沙特能否真正引领中东可再生能源发展?

沙特阿拉伯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出口国,近期制订了雄心勃勃的可再生能源计划以满足地区的电力需求。但鉴于该国项目延迟的历史记录以及国内缺乏有利的投资支持政策,人们对该国宏伟战略能否实现仍存有疑问。

中东地区发力可再生能源的不仅仅只是沙特阿拉伯。考虑到中东地区经济的增长势头,预计未来几年这一地区的电力需求将同步飙升。尽管该地区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但电力供应对海湾国家来说仍是一个主要问题,燃油发电仍然是主要电源。

中东各国的可再生能源案例

根据评级机构穆迪的数据显示,沙特阿拉伯的经济预计2020年将增长2.7%。而据分析公司S&P Global Platts Analytics预计,到2030年,沙特的电力需求将继续以3.3%的速度增长。迫在眉睫的电力危机促使人们更快地认识到,在能源结构中纳入更多的可再生能源将是可选的解决方案。

阿联酋国民银行(Emirates NBD)大宗商品分析师爱德华·贝尔表示:“该地区人口增长速度远超全球其它地区,并将在未来十年中进一步保持快速增长。现有的电力基础设施也需要扩大和改造以满足人口增长的需求,因此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显然是有意义的。”

沙特阿拉伯一直在推动可再生能源的发展。沙特阿拉伯今年早些时候宣布,计划在未来10年开发和安装60GW的可再生能源,其中包括40GW的太阳能,从而将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容量提升至200GW。按照该国计划,到2030年,约30%的电力将由可再生能源提供,其余将由天然气和核能提供。

雄心有余政策不足:沙特能否真正引领中东可再生能源发展?

沙特阿拉伯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增长(单位MW)

数据来源:IRENA

中东地区的其他国家也制订了可再生能源的雄伟计划。根据国际可再生能源署(IRENA)发布的最新的海湾合作报告,科威特制定的可再生能源在能源结构中占比目标是到2030年达到15%,而阿曼的目标是到2035年占比10%。

沙特阿拉伯能源部还设定了一个中期目标,即到2024年开发27.3GW的可再生能源,其中20GW将来自太阳能。贝尔表示:“考虑到国内电力需求的压力,以及国际上呼吁沙特能源结构清洁化的舆论压力,不得不制订宏大的可再生能源目标。然而这些目标有些过于雄心勃勃,可能更大程度上是一个招标、建设和交付项目的能力问题,而不是缺乏资本或太阳能辐射的‘资源’问题。”

今年,沙特阿拉伯发布了2019年上半年计划招标的7个光伏项目的征求意向书,总容量为1.51GW,预计将吸引15.1亿美元的投资。沙特阿拉伯能源部长哈立德·法利赫今年1月曾表示,今年将有大约12个可再生能源项目列入投资规划,其中包括4个光伏公园,以及位于拉贝和吉达的300MW太阳能发电站。

沙特阿拉伯能源、工业和矿产资源部可再生能源项目负责人Turki M Shehri表示,“若以此前的两个项目(Sakaka 300MW光伏项目和Dumat Jandal 400 MW陆上风电项目)为评估基准,预计每100MW太阳能光伏项目所需的资本支出为1亿美元,每100MW陆上风电项目的资本支出为1.25亿美元。2018年,这两个项目吸引了8亿美元的资本投资。”

阿布扎比投资7.65亿美元开发了100MW的Shams 1项目,这是海湾地区首个集中太阳能发电项目。

除了太阳能,中东国家也越来越多地将风能作为一种发展选择。阿曼已经拥有海湾地区第一个陆上风电场,装机容量50MW,但也一直在考虑开发海上风电场的可能性。

补贴及成本问题

在推动可再生能源发展方面,中东各国政府面临的最大障碍之一,是其政府需要提供的巨额补贴。2018年,沙特居民的用电成本为每度电0.18-0.30里亚尔,约合0.042 - 0.071欧元。这会影响可再生能源开发商的利润率,因此开发供消费者使用的可再生能源并不具有经济可行性。

目前,由于发电成本高于消费者电费,沙特阿拉伯正试图通过提高电费和燃料价格,这才能最终有望使消费者电费达到与可再生能源发电成本持平甚至略低的水平,但仍需考虑到使用可再生能源所需的基础设施。

阿卜杜拉国王石油研究中心表示:“电力和燃料市场的有效价格信号,肯定能在吸引更多可再生能源投资方面发挥作用。然而发展的速度取决于其他因素,例如支持这些项目的监管框架和融资机制。”

包括巴林在内的一些中东国家正在制定激励政策,首先降低工业用户使用光伏太阳能而非天然气的成本。这是第一步,但当前居民用电价格与可再生能源盈亏平衡点或利润平衡点之间的差距远远大于工业用电。

巴林石油部长谢赫·穆罕默德··哈利法·阿勒哈利法在接受外媒采访时表示:“巴林政府正在制定相应的市场激励政策。如今,商业用户通过购买和安装光伏电池版已经可以获得比电网更便宜的电力供应。”

对于沙特阿拉伯,工业用电价格在2018年并未提高,这意味着要想实现太阳能发电在电力行业的成本竞争力,需要在民用、农业和商业领域实施更为深刻的改革。

吸引投资

尽管在沙特评论家兼记者贾马尔·哈苏吉被杀后,投资者是否会继续抱有足够的兴趣,业界仍存有疑问,但分析师表示,投资者对沙特阿拉伯的信心依然强劲,对商业投资也越发理性。

Wood Mackenzie董事戴维·林登表示:“鉴于该国风电和太阳能发电拍卖已经成功进行,且各项目的选址都经过仔细规划,我们预计这些项目均能实现。由于沙特以前出台的计划与此次计划的组织方式不同,因此会凸显出执行层面的问题。”

在沙特阿拉伯的最新一轮可再生能源项目拍卖中,有超过16家外国企业参与了竞标,这再次证明了沙特市场的吸引力。然而值得一提的是,沙特在项目的材料使用和员工构成方面均有较高的本地化要求,因此外商企业普遍对项目的运营的收益颇感担忧。(沙特要求项目至少需要使用30%的当地材料,限制了项目开发中的进口材料数量。)

沙特阿拉伯的可再生能源计划对其经济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对于地方政府的好处是将有助于创造就业机会,降低失业率。而不断增长的可再生能源发电将侵占石油发电在能源结构中所占的份额,从而释放出更多原油用于出口,因此从经济的角度讲,有吸引力的国际油价预计将加速沙特的能源转型进程。

要获得消费者的认可,沙特需要提供促进可再生能源发展的配套基础设施,制定合理的定价结构,这一点至关重要。沙特正努力确保通过超大规模的批量生产以获得廉价的太阳能电池板和风机。为此,沙特与中国隆基光伏和韩国OCI已达成了20亿美元的协议,使其在太阳能电池板定价上更具竞争力,从而进一步推动太阳能技术的开发。该协议将使沙特阿拉伯拥有完全一体化的太阳能设备制造能力,可行性研究预计将于今年上半年完成。

沙特阿拉伯在过去可再生能源项目上的经验值得警惕。沙特去年3月与日本软银集团签署的一项200GW的超大规模可再生能源协议,如建成有望成为全球最大的太阳能项目,将使沙特的发电能力提高近两倍,但该项目几乎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

沙特目前正与潜在的合作伙伴征集建议或进行谈判,由公共投资基金(PIF)和沙特阿拉伯投资总局(SAGIA)牵头组织,合作伙伴包括但不限于软银能源。最近,PIF和SAGIA发布了一份征求意见书,邀请有资格的企业提出计划,在沙特建造年生产能力1至2GW的太阳能光伏组件制造基地。

经历了动荡的2018年,投资者对沙特可再生能源领域的投资热情似乎并没有减退。沙特过去有多家政府机构涉及可再生能源项目,但自2017年以来,它们全部统一归口受能源、工业和矿产资源部的监督和领导。Shehri表示:“这种统一意味着沙特能够在一年内顺利部署两个总计700MW的项目,而以往这一过程通常需要近5年的时间。”

沙特阿拉伯可再生能源未来的发展速度将取决于协议的落实速度以及能否尽快通过能够吸引国外投资者的支持性立法。这些项目的规模和开发时间表并非是天方夜谭,但如果沙特方面不采取积极行动,不进行有利于吸引外国投资者的政策性改革,比如修改项目相关的本地化要求,其可再生能源宏伟蓝图的实现将大打折扣。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