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深度 | 世界能源平衡2018:概述(上)

2018-08-27 11:50
ERR能研微讯
关注

2、次能源供应总量(TPES)

图6 一次能源总供应 按燃料划分

世界能源平衡2018:概述(上)

在1971年到2016年间,世界一次能源供应总量增长了几乎2.5倍,从原来的55.23亿吨油当量增长到了2016年的137.61亿吨油当量,其能源结构也发生了改变(如图6所示)。尽管燃料仍然主导了一次能源的供应,但是石油在一次能源供应总量中的占比从44%下降到了32%。在1999年到2011年间,煤炭占比则持续的增长,这主要是因为中国煤炭消费量的增长:2011年中国煤炭消费量在一次能源供应总量中的占比从1971年的29%上升到了71%,达到了1971年来的最高水平。但是2016年世界煤炭消费量在一次能源供应总量中的占比从2015年的28%下降到了27%,下降了1个百分点。同时天然气占比从2015年的16%上升到了22%,核能占比从2015年的1%上升到了2016年的5%。

图7 一次能源总供应 按区域划分

世界能源平衡2018:概述(上)

1971~2016年,各地区的能源需求发生了不同的变化。经合组织国家在一次能源供应总量中的占比从1971年的61%降至2016年的38%(如图7所示)。这几乎与亚洲地区的非经合组织国家的供应量相当,而在这段时间内,亚洲地区的非经合组织国家的能源需求量增长了7倍,且其在一次能源供应总量中的占比几乎是原来的3倍。尽管1971~2016年,欧洲和亚欧地区的非经合组织国家的能源需求占比下降了一半,但其仍然是世界能源消费的第三大地区,其一次能源供应总量超过了11亿吨油当量。而非洲则紧随其后, 1971~2016年非洲的能源需求增长了3倍,达到了8.2亿吨油当量。

图8 一次能源总供应的年均变化 按区域划分

世界能源平衡2018:概述(上)

2015~2016年,全球一次能源供应总量增速加快,全球一次能源供应总量增加8900万吨油当量(同比增长0.7%),总量达到了137.61亿吨油当量。2016年,在一次能源供应总量的增量中,亚洲地区的非经合组织国家(不计中国)增长最快,达到3.3%,非洲则为2.7%,而欧洲及亚欧地区非经合组织国家增长了2.4%。美洲地区非经合组织国家的一次能源供应总量则同比下降1.7%,中国同比下降1.1%,而经合组织国家则保持基本平稳,增长0.1%(如图8所示)。2016年,国际能源署及其成员国一次能源供应总量占比达到了73%。

表1  一次能源总供应—前十位的国家(2016年和1971年)

世界能源平衡2018:概述(上)

非经合组织国家在世界能源消费中的占比继续增长。2016年中国在全球一次能源供应总量中的占比达到21.5%,而美国仅为15.7%,如表1所示。印度和俄罗斯则分别排名第三和第四位,日本排名第五,而其在经合组织国家中排名第二。总体而言,2016年,这五个国家的一次能源供应总量在全球一次能源供应总量中的占比超过了一半。

图9 能源消费国前五名:2016年相对占比

世界能源平衡2018:概述(上)

2016年,在世界一次能源供应总量中占比前5的国家,其能源消费量占世界能源消费总量的52%,但其GDP和人口占比却不到一半,分别为48%和44%。但是,这5个国家的GDP、人口和一次能源供应总量的占比也各不相同(如图9所示)。

图10 1971~2016年世界发电量结构

世界能源平衡2018:概述(上)

近三年来,煤电发电量尽管连年下降,但仍占主导地位。2016年,煤电发电量在世界发电总量中的占比为38.4%,为2001年以来最低(如图10所示)。天然气发电增长缓慢,在1990年世界总发电量中占比为15%,自那时以来,气电开始稳定的增长,到2016年其发电量占比增至23.2%。这一占比略高于可再生能源的24.2%,可再生能源发电量最初是由水力发电主导的,但最近的增长来自于风电和光伏的发展。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和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核电生产稳步增加,在长期停滞在发电量占比17%的水平后,到千禧年之后出现回落,降至约10%。在1973年石油危机爆发之前,石油作为燃料电力生产中达到顶峰,占比为25%,从那时起石油发电在世界总发电量中的占比就开始持续回落。从作为煤炭之后的第二大发电燃料,现在已经落为第五,在2016年全球总发电量中占比刚刚超过3%。尽管全球使用石油发电的情况急剧减少,但在包括黎巴嫩、伊拉克或牙买加在内的一些国家,其发电量仍占70%以上。在巴林、卡塔尔、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和文莱达鲁萨兰国等国,石油和天然气提供了100%的电力燃料。

3、终端能源消费量(TFC)

图11 终端能源消费量 按部门

世界能源平衡2018:概述(上)

1971~2016年,终端能源消费量翻了2.25倍(如图11所示)。然而这些年来,能源使用的大多数经济部门却仍然未发生改变。交通运输部门的能源消费有所增长,从1971年的23%增至2016年的29%。然而,2016年工业部门的能源消费占比相较1971年而言,下降了1个百分点,为37%。在2016年,居民部门为第三大能源消费部门。

图12 终端能源消费量 按区域

世界能源平衡2018:概述(上)

亚洲地区非经合组织国家(包含中国)的终端能源消费量占比从21世纪初增长到了2016年的34%。同时,受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经合组织国家终端能源消费不在呈增长趋势,终端能源消费量在一个水平上上下波动,消费量为35亿吨油当量,占比达38%(如图12所示)。

翻译:李鑫

<上一页  1  2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