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国际能源署发布《电力信息2018:概述》

2018-07-23 15:30
ERR能研微讯
关注

1974~2000年,经合组织国家的电力总装机容量年均增长2.9%,主要是由核电(6.9%)、水电(3.4%)和可燃燃料(2.2%)的装机容量增长驱动的。2000~2010年,总装机容量以平均2.5%的速度增长,主要由可燃燃料(2.5%)和风电(24.1%)驱动,而核电(0.4%)和水电(0.7%)则以更低的速度增长。2010~2016年,总装机容量增速放缓至1.8%。然而,与前一时期不同的是,增长的多数(96.5%)是由光伏(30.5%)和风电(12%)的增长推动的,因为各国开始投资可再生能源基础设施。水电(1.1%)的装机容量也有所增加,可燃燃料(-0.1%)和核电(-0.6%)的装机容量轻微下降。

4、电力消费

2016年,世界电力消费总量达到20863太瓦时,同比增长3.2%。1974~2016年,世界电力消费总量年均增长率为3.3%。

(1)经合组织国家电力消费

2016年经合组织国家电力消费,按部门

国际能源署发布《电力信息2018:概述》

2016年,经合组织总的最终用电量为9512太瓦时,同比增长1.4%。根据统计快报数据显示,2017年经合组织的电力供应总量(包括抽水蓄能)为11033太瓦时,同比增长0.2%。

世界电力消费,按部门

国际能源署发布《电力信息2018:概述》

经合组织国家电力消费量的年均增长情况,按部门

国际能源署发布《电力信息2018:概述》

1974年以来,经合组织用电量的增长主要来自居民、商业和公共服务部门。居民、商业和公共服务部门电力消费量在总电力消费量中的占比从1974年的48.4%增加到2016年的62.9%。虽然工业的电力消费量从1974年的1874太瓦时增加到2016年的3031太瓦时,但在经合组织的总电力消费量中,工业的占比从1974年的48.7%下降到2016年的31.9%,而占比减少的部分在很大程度上转移到了居民部门。然而,这一结构在经合组织所有国家中并不一致。例如,2016年韩国工业的电力消费量占比为51%,而在居民部门则为13%;在新西兰,由于商业和公共服务部门的电力消费的相对增长,居民部门的电力消费占比从1974年的47%下降到2016年的32%。

2016年,工业仍然是电力消费的最大终端使用部门,但其消费占比持续回落。经济结构的调整、能源密集型制造业和加工业效率的提高,导致工业部门的用电量自1974年以来相对较低,相比之下,居民和商业和公共服务部门电力需求增长较快。尽管工业部分仍然是2016年最大的电力消费部门,但其消费占比(31.9%)仅略高于商业和公共服务(31.8%)以及居民部门(31.1%)。

2016年,经合组织国家工业用电量增长0.7%,继连续4年下降后,化学品和石化部门(11.0太瓦时;2.5%)出现最大增幅;而纸张、纸浆和印刷行业则出现了最大相对增长(9.0太瓦时;3.1%)。

其他的消费部门,包括运输(主要是铁路)、农业(主要是灌溉水泵)和渔业部门为电力消费量相对较低的部门。然而,在运输部门中,公路运输最近出现了强劲的电力消费增长,自2012年以来,随着电动汽车在经合组织国家,特别是在欧洲获得市场份额,该部门每年公布的增长率达到两位数,突显出运输电气化的日益增长。例如,全球电动汽车市场份额的领先者—挪威,在2017年该国售出的新车中,39%是电动汽车。紧随其后的是冰岛(12%)和瑞典(6%),而德国和日本电动汽车的销售额增长超过2016年。然而,尽管增长,公路运输的电力消费仅占经合组织国家总用电量的0.07%,而电力仅为经合组织公路运输能源总消费量的0.05%。

(2)非经合组织国家电力消费

2016年非经合组织国家电力消费,按部门

国际能源署发布《电力信息2018:概述》

2016年,非经合组织国家的电力消费总量为11351太瓦时,同比增长4.8%。1974~2016年,非经合组织国家电力消费总量以年均5.1%的速度增长。非经合组织国家在世界电力消费总量占比持续增长,从1974年的27.1%增长至2016年的54.4%。

2016年10大电力消费国

国际能源署发布《电力信息2018:概述》

2016年,4个最大的非经合组织电力用户是中国、印度、俄罗斯联邦和巴西,它们共同占据了非经合组织电力消费量(或全球36.1%消费)的66.3%。在这些国家中,中国的占比最高,占非经合组织国家电力总消费量的45.6%。经合组织以外的电力使用主要由工业需求主导,工业部门电力消费占电力总消费量的一半。

5、电力交易

最近几年,邻国之间的电力交易变得越来越普遍。经常在报告电力流动时,各国使用电力贸易作为“平衡”项目。这导致了电力进出口数据出现相当大的变化。此外,净进口国和净出口国之间的输电和配电线路损失很难确定。这两种因素都导致了报告的净进口和净出口之间的差异。

(1)经合组织国家电力交易

经合组织欧洲国家电力进口和出口

国际能源署发布《电力信息2018:概述》

在经合组织中,电力进口量从1974年的89太瓦时增长到2017年的474太瓦时,年均增长率为4.0%,而同期总电力供应的年均增长率为2.1%。经合组织的电力出口量从1974年的81太瓦时增长到2017年的495太瓦时,年均增长率为4.3%。

2017年经合组织欧洲国家电力净进口和净出口情况

国际能源署发布《电力信息2018:概述》

大量的电力交易主要发生在经合组织欧洲地区(主要是经合组织国家之间)以及经合组织美洲地区。在经合组织欧洲地区,1974~2017年,电力进口以年均4.1%的速度增长。在经合组织美洲,1974~2016年,电力进口年均增长率为3.5%。

电力交易可用于补偿国内发电的波动,例如2016年的瑞典,由于降雨量减少,水电发电量下降。为弥补这一供应损失,自2011年以来,作为电力净出口国的瑞典增加了5.0太瓦时的电力进口,并将其电力出口量减少了5.9太瓦时,从而增加了10.9太瓦时的供应量,这一数值与水力发电量的下降幅度相似(13.3太瓦时)。2017年国内发电量增加时,瑞典的进口量有所下降。

(2)非经合组织国家电力交易

在经合组织之外,俄罗斯联邦、吉尔吉斯斯坦、土库曼斯坦、乌克兰和前苏联其他国家之间有大量的电力交易。这些国家向白俄罗斯、摩尔多瓦以及邻国经合组织欧洲国家等净进口国出口了大量电力。

在南美洲,巴拉圭大型水力发电厂生产的电力出口到巴西和阿根廷(2016年,巴拉圭的电力净出口量为48.4太瓦时)。智利和阿根廷之间的电力交易(少量)于2016年恢复。

在非洲,该大陆南部地区有大量电力交易。南非向津巴布韦出口了大量的电力。莫桑比克作为一个净出口国,由于一个新的水电项目开始投运,在1998年成为一个净出口国。2016年,南非电力净出口量为6.0太瓦时,莫桑比克净出口量为4.3太瓦时。

在亚洲,印度历来是电力净进口国,其中大部分来自邻国不丹的水力发电设施,2008年净进口量高达5.8太瓦时。然而,2016年情况逆转,印度成为电力净出口国(1.1太瓦时)。在湄公河流域的国家也看到了越来越多的电力交易,中国、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和缅甸作为电力净出口国,主要电力出口来自水电。在过去十年中,在其电力基础设施方面进行了大量投资,部分得益于其独特的地理位置,拥有最大数量的邻国,中国已经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作为该地区的主要电力进口国转变为电力净出口国。2016年,中国的电力净出口量达到12.7太瓦时,超过1994年的净出口量的六倍,这一年中国第一次成为电力净出口国。

(3)经合组织电力价格

2017年,经合组织国家的平均实际电价同比下降1.2%;其中工业电力价格下降2.8%,家庭用电价格上升0.5%。

在经合组织各国,消费者的电价大相径庭。根据现有的2017年数据,挪威工业用电价格是最低的(45.53美元/兆瓦时),而德国的工业用电是最高的(142.94美元/兆瓦时)。然而,目前尚无2017年意大利的电价数据,而在2016年,意大利电力平均价格为184.73美元/兆瓦时。而在家庭用电价格方面,也存在较大差异:在墨西哥家庭用电价格63.76美元/兆瓦时,而德国用电价格343.59美元/兆瓦时。

<上一页  1  2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