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电力网

电源

正文

任正非的过冬“棉衣”:华为电气往事

导读: “没有预见,没有预防,就会冻死。那时,谁有棉衣,谁就活下来了。”

十八年前,面对当年席卷全球的互联网泡沫,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内部发表过一篇著名的文章——《华为的冬天》。

这篇文章的最后一句话是:“没有预见,没有预防,就会冻死。那时,谁有棉衣,谁就活下来了。”在任正非看来,华为的棉衣就是现金流。

为了过冬,这位“对成功视而不见”的企业家当年做过很多预防。

其中,包括把承载着华为通信电源业务的华为电气(后更名为安圣电气),以超过净资产400%,约7.5亿美元的价格卖给美国艾默生电气公司。

这是当时国内最大的一笔交易,华为也因此穿上了足够厚的棉衣,度过了那场寒冬。

但让任正非没有想到的是,那些日后从华为电气出走的员工,在资本市场创造一个又一个财富神话。

在收购安圣电气后,艾默生又将旗下能源系统业务,及另一子公司力博特的中国业务整合成一家新公司——艾默生网络能源公司。

这是一家拥有华为基因的外资公司,与母公司艾默生的管理风格相异。

凭借华为在电源领域过去十余年的苦心经营,艾默生网络能源迅速崛起,不仅成为不间断电源(UPS)等领域的霸主,也为母公司持续创造良好的财务回报。

与此同时,一些员工从艾默生网络能源离职后,继续创业,并逐渐在中国电力电子和工程控制领域成长为圈内赫赫有名的“华为电气-艾默生”创业系。

如今,”华为电气-艾默生系”或许是A股上市公司最多的创业群体。

据华为电气前员工代新社统计,过去十年,这个创业群体中已有10家公司成功上市,另有超过18家公司正在上市路上。

代新社是微信公众号“电源老代”的运营者,同时也是“华为电气-艾默生系”崛起的见证着。这位华为老兵于1997年加入华为电气,后又进入艾默生网络能源。

过去十年,这个特殊的创业群体的造富故事一直在上演。

最新的故事是,仅仅一个月前,一家总部位于江苏无锡的逆变器公司——上能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上能电气”)正在二度冲刺IPO。

上能电气借势闯关

在上能电气官网上,第一张宣传图上写着“整合世界500强光伏业务,中国前三逆变器制造商”。

这家总部位于江苏无锡的逆变器新秀所借势的“世界500强”正是艾默生。

但拥有129年历史的艾默生已连续两年未能进入《财富》世界500强排名。该公司最近一次进入500强名单是2016年,以223亿美元的营收位列第480名。

上能电气上一次申请IPO是在2017年9月,但证监会驳回了其首发申请,原因包括负债率超过80%,连续3年现金流净额为负,以及与艾默生之间存在众多未清晰解释的疑点。

招股书显示,2013年至2017年1-6月,上能电气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2834万元、-2211万元、-2542万元、-19万元和1202万元。

如果按照证监会过去关于IPO被否企业再度重组上市的相关规定,上能电气下一次IPO要到2020年9月以后。

但证监会在去年缩短了IPO被否企业重组上市的间隔期,由过去的3年缩短为6个月。

这给了上能电气新的机会。一个月前,该公司重新申请IPO。

招股书显示,上能电气本次拟发行股份数量为1833.36万股,预期募资4.84亿元。

成立于2012年的上能电气以光伏逆变器为主业,公司创始人和实控人为吴强家族,吴强、吴超父子共同控制该公司52.28%股份。

对中国光伏行业来说,2012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

美国和欧盟相继发起对中国光伏产品的反倾销、反补贴调查,光伏巨头无锡尚德的轰然倒塌,更为原本已陷入寒冬的中国光伏产业增添了一丝悲凉。

从成立伊始,上能电气与华为电气和艾默生网络能源便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2013年前,艾默生网络能源是中国光伏逆变器市场的佼佼者。

但后来,或许是出于分拆艾默生网络能源业务,计划独立上市的战略考量,再加上中国光伏市场进入寒冬,光伏逆变器业务被艾默生列入抛售行列。

2014-2015年,上能电气通过一系列眼花缭乱的交易,几乎完整地将艾默生网络能源在中国的光伏逆变器业务的核心资产、技术和资源收入囊中。

值得注意的是,吴强并非逆变器业内人士。

在上能电气成立之前,现年58岁的吴强一直从事的是纺织行业,是无锡龙达纺织执行董事、总经理。

但上能电气的技术团队全部来自艾默生网络能源。

招股书显示,该公司两位副总经理陈敢峰和李建飞均出自艾默生网络能源,分别担任光伏逆变器部门销售总监和部门经理,分别拥有上能电气9.09%股份和4.55%股份。

二人均毕业于华中理工大学。在艾默生网络能源之前,他们均在华为电气工作,陈敢峰曾担任过华为销售工程师,李建飞则担任开发工程师。

此外,上能电气的五名核心技术人员均出自艾默生网络能源,分别是1980年的姜正茂、1970年的徐巍、1984年的张林江、1981年的马双伟和杨波。

如果上能电气IPO成功,这些出自艾默生网络能源的技术团队将实现财富的大幅增加,华电-艾默生系也将增添一家上市公司。

华为电气往事

当华为电气-艾默生系在中国的资本市场上搅弄风雨时,艾默生令人意外的于2016年8月将艾默生网络能源出售给一家资产管理公司,作价40亿美元。

对于当年出售华为电气,任正非是否后悔不得而知,但正是18年前的那次出售,日后才有了华电-艾默生系。

倘若当年任正非没有出售华为电气,那些后来在中国电力电子和工程控制领域自立门户的前华为员工或许仍在为华为冲锋陷阵,在这些领域可能很难出现如此多的上市公司集群。

时间拨回到2000年。受美国互联网泡沫破灭影响,全球通信设备业受到冲击。即便如朗讯、摩托罗拉这样的通信巨头,也不免受到波及。

彼时,华为实力相对弱小。

2001年,华为在国内遭到CDMA和小灵通的双重失利打击,迫使任正非写出了那篇著名的《华为的冬天》。

在华为内部,从事通信电源业务的子公司,被称为华为电气,其前身为莫贝克公司。1999年,李一男曾短暂地担任过华为电气总裁。

两年后,当华为电气被出售后,这位备受任正非器重的技术天才出走华为,创办港湾,成为任正非的心头之痛。

在深圳坂田,曾有一栋华电楼。后来,这栋楼又被称为“公主楼”,系因孟晚舟领导的财务部门在此办公。

事实上,华为电气最开始的潜在买家并非艾默生。

据时任华为副总裁童永胜回忆,最开始的潜在买家为朗讯,但最终没有达成交易。此后,华为又找过多家公司,最后才锁定了与华为电气有很好互补性的艾默生。

这起收购后来被称为中国最大对美出售高科技资产的并购案。

当年,施耐德公司也曾是潜在买家之一。

事后,这家德国能源巨头曾后悔错过这桩交易。2011年,施耐德斥资6亿美元,改而收购有华为基因的利德华福。

2001年,为了出售需要,华为电气更名为安圣电气。这次出售为任正非不久后“打港”行动提供了充足的资金弹药。

让任正非未能想到的是,从华为电气和艾默生出走的员工,日后会成为中国产生A股上市公司数目最多的创业群体,超过中兴系、BAT中任何一家离职员工创业系。

“电源老代”曾做过统计,这个群体中已有10家上市公司,另有超过18家正在筹备,或曾筹备过上市。

上市潮从2009年开始。

这一年创业板开启,主打铁路信号电源的鼎汉技术打响上市第一枪。

次年,有3家公司上市,分别是主打通用变频器的英威腾、以通信电源和电力电源起家的中恒电气(002364),以及以电梯和变频见长的汇川技术。

六年后,以客车电驱为主的蓝海华腾和以机房精密和定制类空调的英维克前后上市。

另一上市高峰期是在2017年,有三家公司上市,分别是麦格米特、禾望电气和盛弘股份。去年,欣锐科技也获IPO批文。

「角马能源」统计显示,截至1月22日,上述十家上市公司总市值约750亿元。

其中,市值最高的为汇川技术,高达382.75亿元;市值超过50亿元有2家,分别是中恒电气和麦格米特;市值最低的公司为盛弘股份,为25.15亿元。

除了已上市的十家公司,还有多家公司挂牌新三板。例如:吉泰科、华宿电气等。

据“电源老代”统计,曾筹划过,或正准备上市的公司超过18家,上能电气位列其中。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