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电力网

可再生能源

正文

世界能源平衡2018:概述(下)

导读: 亚洲地区非经合组织2016年的总发电量增长了6.1%,这主要是由于印度增长了7.6%,达到了几乎1500太瓦时,中国增长了5.9%,达到了接近6200太瓦时。自1971年来,在该地区的发电量年均增长率为8.1%。

近日,国际能源署发布了《世界能源平衡2018:概述》报告,本公众号对报告内容进行了翻译并分为三部分,在此分享于大家。

美洲的非经合组织国家

图36 美洲非经合组织国家能源生产

深度 | 世界能源平衡2018:概述(下)

2016年,美洲非经合组织国家按能源生产降序排列分别是:巴西、玻利维亚、委内瑞拉、哥伦比亚、阿根廷、特立尼达、多巴哥、厄瓜多尔(如图36所示)。这些国家的能源产量占该地区所有国家能源产量的89%,达8.06亿吨油当量。2016年,巴西就占该地区能源产量的35%。

与2015年相比,2016年美洲地区非经合组织国家能源生产同比减少1200万吨油当量。以上1.5%的生产下降主要是因为委内瑞拉生产下降8.1%、哥伦比亚生产下降2.8%以及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生产下降9.6%。而巴西生产增加的2.4%、阿根廷增加的2.7%以及厄瓜多尔增加的1.8%并不能完全冲销产量的下降。

哥伦比亚拥有该地区95%的煤炭,其煤炭产量同比增长5.8%,达5880万吨油当量。在委内瑞拉,原油产量5年内下降了10%。相反,巴西作为美洲地区非经合组织国家第二大产油国家,2016年原油产量增长了3%。2016年,该地区的天然气产量则相对平稳,同比小幅增长0.4%,阿根廷增产的7.1%和委内瑞拉增产的6.6%则完全抵消了该地区主产国产量的下降,如特立尼达和多巴哥产量下降的9.5%以及玻利维亚产量下降的4.7%。

图37 美洲非经合组织国家一次能源供应总量 按燃料划分

深度 | 世界能源平衡2018:概述(下)

2016年,美洲非经合组织国家的能源结构与2015年相似:石油在该地区一次能源供应总量中的占比最高,为43%(如图37所示)。其次位天然气,占比22%,生物燃料及废弃物,占比为20%。

美洲非经合组织的一次能源供应总量的1/3来自可再生能源,而世界平均水平仅为14%。液态生物燃料(尤其是巴西的运输生物燃料)占一次能源供应总量的20%(而全球仅为该值的一半),其作为传统固态生物燃料的补充在美洲地区的非经合组织国家应用广泛。随着生物燃料在过去三年稳定增长了3%,生物燃料产量增速有所放缓,其在2016年的增速为0.7%。相反的是,水电产量在连续4年的下降后,在2016年水电增长了3.8%,这主要是因为巴西产量增长了5.9%以及巴拉圭增长了14.4%。水电在在美洲地区的非经合组织国家的总发电量的占比达到了55%,远远高于全球16%的水平。

图38 美洲非经合组织一次能源供应总量年度变化

深度 | 世界能源平衡2018:概述(下)

2016年,其他可再生能源生产(太阳热能、光伏、风能、地热能)同比增长21%(如图38所示),这主要是巴西是该地区其他可再生能源的主要生产国,同比增长41%导致的。

图39 美洲非经合组织国家终端能源消费量 按部门和燃料划分

深度 | 世界能源平衡2018:概述(下)

2016年,工业部门仍然是能源消费最高的部门,占比达37%,紧接着就是交通运输部门(占比35%)和居民部门(占比17%)。工业部门能源消费量也从1971年的5000万吨油当量增至2016年的1.73亿吨油当量。然而,交通运输部门是终端能源消费增长最快的部门,较1971年而言增长了3倍多(如图39所示)。2016年居民部门消费量则在期间有所翻倍,位居第三。

1971年,石油在终端能源消费中的占比达到一半,并在1979年石油危机前达到顶峰,为55%。然而,电力和天然气在居民和工业部门应用的增加导致了石油在终端能源消费中的占比略有下降,其2016年占比为46%。期间,电力消费的占比几乎翻了3倍,2016年其占比达到了18%。天然气消费从略低于4%增长至13%,这主要是因为工业部门天然气消费占比从7%增长至22%,居民部门天然气消费占比从4%增长至15%。

亚洲非经合组织国家

图40 亚洲非经合组织国家能源生产

深度 | 世界能源平衡2018:概述(下)

20世纪90年代早期以来,亚洲非经合组织国家就位列经合组织国家之后成为世界第二大能源生产的区域,其2016年能源产量占比达到了28.2%。与之前那些年的63.0%相比,2016年中国为该亚洲能源生产中提供了60.8%的贡献(如图40所示)。印度和印尼在亚洲能源生产中提了1/4的贡献,分别为14.4%和11.2%。

图41 印度和中国一次能源供应总量年度变化

深度 | 世界能源平衡2018:概述(下)

2016年,亚洲地区非经合组织国家一次能源供应总量再次出现增长,但是与之前相比增速有了大幅度的下降,其2016年仅增长了0.5%,而2015年增长了1.2%、2014年增长了2.7%。该地区的经济增长也与一次能源供应总量发生了解耦,2016年亚洲的GDP增长了6.1%。尤其是在中国,这种解耦现象更为明显,2016年其GDP增长了6.6%而一次能源供应总量则下降了1.1%。而2016年印度GDP同比增长超过了7%,而能源同比增长仅为3%。自2006年来,印度一次能源供应总量年均增长达5.0%,而1996~2006年期间,其增速为3.4%,现在这一增速已经远远快于了中国(如图41所示)。

2016年,亚洲地区非经合组织国家一次能源供应总量在全球的占比为34.8%。然而当供不应求时,该地区的能源将会出现净进口的现象。2016年中国和印度的能源自给率继续出现了下降,分别为79%和65%。而它们分别在1985年和1984年分别达到顶峰,为108%和96%。虽然印尼在2016年的一次能源供应量是其需求的1.89倍,但其在原油方面仍然是净进口。

图42 亚洲非经合组织国家一次能源供应总量 按燃料划分

深度 | 世界能源平衡2018:概述(下)

图43 2016年亚洲非经合组织国家一次能源供应总量 按国家划分

深度 | 世界能源平衡2018:概述(下)

2016年,生物燃料在一次能源供应总量中的占比从1971年的47%下降至10%;天然气则从1971年的近零增至2016年的9%。从2012年起,煤炭是亚洲地区非经合组织国家的主要能源,其供应量超过了能源需求的一半(如图42所示),而全球水平为27%。这也是煤炭消费的主要国家(如图43所示)。

图44 2016年发电部门煤炭占比

深度 | 世界能源平衡2018:概述(下)

煤炭消费主要还是集中在发电部门:2016年,煤电在该地区发电量的占比为64%,而全球水平为38%(如图44所示)。煤炭提供了中国69%的电力、印度75%的电力以及印尼54%的电力。而在中国,电力燃料结构逐渐从煤炭独大转向了煤炭为主、多元发展(天然气、核能、水电和其他可再生能源)。

亚洲地区非经合组织2016年的总发电量增长了6.1%,这主要是由于印度增长了7.6%,达到了几乎1500太瓦时,中国增长了5.9%,达到了接近6200太瓦时。自1971年来,在该地区的发电量年均增长率为8.1%。

图45 亚洲非经合组织国家一次能源供应总量年度增长率 按燃料划分

深度 | 世界能源平衡2018:概述(下)

2016年,煤炭在一次能源供应总量中的占比有所下降,与此同时,石油、天然气、生物燃料以及水电则有所增长。然而,最大的增长则来源于核电,其次是其他可在生能源(地热能、光伏、太阳热能和风电,如图45所示)。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